2020年回顧與展望

有一次在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區健行,路過一個寬河谷,看到一戶雪巴人家在河對岸,門前有一片草地,看起來像是馬鈴薯田,沒有大路經過這戶人家,只有一條越過河谷的山徑。這裡冬天會被大雪覆蓋,所以應該是這戶人家的夏屋。這麼多年我常想,這戶人家的日常生活型態是怎樣呢?他們怎樣度過漫長的一生?

閱讀全文

如何成為理性和道德的正常人

描述癌症影片的 The C World 中提到,如果一項根據臨床研究已經證實對癌症有效治療方法無法為醫生帶來收入,例如運動或是正念減壓,多數醫生會宣稱這些方法是無效的。
這樣的醫生算是正常人嗎?
當然不是,因為醫生以救人為職志,這樣的做法已經違反醫生的道德。於是醫生提高自我概念,拒絕研讀和相信這些臨床研究,如此,醫生就可以繼續安心賺錢。很不幸的,不只醫生,多數人如此。因此,這篇文章要探討的是,如何讓自己成為一個比較合乎理性的正常人。

閱讀全文

哲學課的介紹

一個學生問我,為什麼我可以在企業經營的每一個領域,包含策略管理、新產品開發、精實生產、銷售、品牌行銷、六標準差、人力資源管理、領導,都發展出最頂尖的課程。我說,因為我用哲學思考的方法開發這些課程。學生又問,為什麼我會哲學思考的方法。我回答,因為我自認為是哲學家。

今年(2018年),哲學家終於開始講哲學課了。 閱讀全文

善惡的彼岸,這個世代的哲學序曲,向尼采致敬

我常想,1947年印度獨立或是1993年曼德拉突破種族隔離政策擔任南非總統,之後,印度和南非是否該發展成一個更好的社會。但是,現實是殘酷的,獨立的印度和突破種族隔離的南非在之後的政治發展都充滿貪婪無知,導致在許多年後兩個國家依然問題重重。這樣的案例在全世界層出不窮,熱血改革最後只得到另一層次的墮落。這是為什麼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