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Homer」

學長問我,在企業經營領域是否有比我強的顧問;我說,過去百年沒有,希望未來百年內可以有。 學長一定認為我很自大,就問我:「教你 DFSS 的老師應該比你厲害吧!」 我說:「我的 DFSS 的老師 Joseph P. Ficalora 當然比我強,但是想要把產品開發好,還需要 TRIZ。Joseph 對 TRIZ 不熟,我的 TRIZ 老師是創始人 G. S. Altshuller 的徒弟,俄國 TRIZ 大師 Sergei Ikovenko ,所以整體開發新產品能力我會比 Joseph 多一點能力。」(因為 Altshuller 於1998年過世了) 學長:「那麼把 Joseph 和 Sergei 加起來,就比你厲害了吧?」 我:「經營一家企業不只要用到新產品開發的能力,還需要生產製造,他們兩個不懂 Lean,所以即使加起來,在經營的領域也不會比我厲害。」 學長:「那麼把華人精實大師趙克強博士再加上就可以超過你了。」 我:「他們三個加起來在研發和製造就無敵了,可是經營企業還需要策略規劃,我在中國策略規劃市場自有其地位。」 學長:「那就把麥可‧波特再加起來,就連策略都有了,總是可以超過你了。」 我:「有了策略、研發和生產能力,只要再加上銷售能力就可以完整了,可惜他們四個都不懂銷售,而我是銷售專家。」 我:「而且經營企業需要人,我的神經學人員評估方法,可以協助企業找到對的人,這是他們四個加起來也沒有的能力。」 學長:「如果有個企業家,願意不顧成本花個幾千萬,把他們四個都找齊,並且找到 Robert Miller 和 Stephen Heiman 顧問銷售業務,再找來神經學教授幫忙人員評估,這樣就有機會超過你了。」 我:「還是有困難,因為我經歷過十幾場商業戰爭,而即使有企業家願意花上千萬把這些專家找齊,他也只能經營自己的企業,沒有機會像我一樣可以擁有在各行各業運用這些工具的經驗。」 學長:「…..」。 看來學長真的無話可說了,可是我真的只是闡述事實而已啊!

如何建立與管理企業的核心價值

向來,我都不談企業的核心價值,因為多數企業都沒有核心價值卻存活得很好,似乎核心價值並非重要的企業經營要素。在經過30年,我已經可以很容易協助企業提升獲利之後,才認知到企業核心價值不是為了短期獲利,而是為了企業可以永續經營,並且創造社會、企業、顧客三贏。因此,建立企業核心價值,是永續會所有成員都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

閱讀全文

我的美食記憶,之二

因為 COVID-19 的關係,不得不取消2020年上半年的大陸行程,雖然台灣的工作還是有點小忙碌,但是這已經是我畢業至今33年來,第一次在台南有這麼多無所事事的時間。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美食家,於是就把一些美食部落客介紹的台南美食一一拜訪。結果大約90%是地雷。吃到最多的是銅臭味、被出賣的靈魂味道、如我一般的傻氣和賣家的驕傲味道。
今天把所有存檔的台南美食資料全部刪除,與其吃這些垃圾食物,還不如去山上吃那些怪味鍋巴飯。看來,出賣靈魂才是這個時代最興盛的行業。
學弟在 Facebook 看到上面的文字,問我「到底是那幾家餐廳讓你受到如此大的打擊啊!」,另一個學弟補上一刀問「敲碗,我也想知道。」
我想,這是個好問題,我要認真回答一下!等到晚上就寢時卻輾轉難眠,一直想著美食這件事,既然睡不著,乾脆起床寫這篇美食記憶。

閱讀全文

我的美食記憶,之一

因為 COVID-19 的關係,我不得不取消2020年上半年的大陸行程,雖然台灣的工作還是有點小忙碌,但是這已經是我畢業至今33年來,第一次在台南有這麼多無所事事的時間。
我從不認為自己是美食家,於是就把一些美食部落客介紹的台南美食一一拜訪。結果大約90%是地雷。吃到最多的是銅臭味、被出賣的靈魂味道、如我一般的傻氣和賣家的驕傲味道。
今天把所有存檔的台南美食資料全部刪除,與其吃這些垃圾食物,還不如去山上吃那些怪味鍋巴飯。看來,出賣靈魂才是這個時代最興盛的行業。
一個台南學弟在 Facebook 看到上面的文字,問我「到底是那幾家餐廳讓你受到如此大的打擊啊!」,另一個學弟補上一刀問「敲碗,我也想知道。」
我想,這是個好問題,我要認真回答一下!等到晚上就寢時卻輾轉難眠,一直想著美食這件事,既然睡不著,乾脆起床寫這篇美食記憶。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