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筆記:狗臉的歲月 Mitt liv som hund

狗臉歲月

前幾天在 MOD 竟然看到有這部 1985 的瑞典電影,上一次觀看已經是30年前,因此決定再看一次。很多人說這是一部「溫馨的小品電影」,絕非如此,這部電影根本是驚悚片。

母愛

主角英瑪(Ingemar)是個小男孩,他和哥哥、媽媽在一起,父親已經離棄他們。

媽媽生了重病,經常臥病在床,媽媽喜歡閱讀,總是在閱讀,卻沒有去瞭解英瑪。英瑪總是幻想一個場景,那是英瑪和媽媽在湖邊度假,英瑪做出滑稽的動作逗得媽媽放下書本大笑。可是這並非真實的,媽媽離不開他的書,目光很少放在英瑪身上。

在世人認知裡,母愛總是以完美的方式存在,然而這部電影卻不這麼想。母親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慾望,也會忘記關懷自己的孩子。一如現實世界中,因為沉迷電玩忘記照顧孩子的母親,或是把孩子當籌碼和爸爸抗爭的母親,或是以控制孩子為傲的母親。

親情

因為媽媽需要休養,英瑪被送到鄉下舅舅家兩次。第一次和舅舅住一起,第二次因為舅舅家有一部份租給希臘人,只好搬到外面和一個剛剛喪夫的老婦同住。舅舅還是很關心英瑪,但是舅舅還有其他要關心的事情,也有他不得不面對的現實。(還有一個有趣的插曲是舅舅利用英瑪去偷窺一個女同事的裸體。)

友情

英瑪在鄉下認識了小女孩 Saga,對英瑪來說 Saga 就是一個朋友,Saga 卻人小鬼大要和英瑪有曖昧關係和動作。

小狗萊卡

375px-Laika

英瑪一直想到太空狗萊卡,1957年,萊卡搭乘蘇聯史波尼克二號人造衛星,被發射進太空,之後死亡。五個月後,約2570次環繞軌道後,史波尼克二號帶著萊卡的遺體於1958年4月14日重入軌道時解體燒毀。萊卡為人類的載人航天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英瑪總是想想萊卡又想自己,感覺自己的人生總是比萊卡好一點;可憐的萊卡被利用,被遺棄,被遺忘。可是大家記得這部電影的英文片名 My Life as A Dog;導演還是把英瑪和萊卡的命運看成相近的。

電影的兩個議題

第一個重要議題是,重新認知這個世界的「愛」或許並非那麼純真,而是伴隨著人更多的自我。不管是英瑪的媽媽、舅舅或是小女孩 Saga。

第二個議題是,當我們不了解第一個議題時,我們可能讓需要被我們關愛的人有像太空狗萊卡一樣的感覺;因此,真正放下自己的慾望,用對方需要的方式去關愛一個人是重要的。

在〈電影筆記:狗臉的歲月 Mitt liv som hund〉中有 3 則留言

  1. “真正放下自己的欲望,用对方需要的方式去关爱一个人。”
    用自己认为最好的的方式去关爱别人,当对方不能接受时,还希望对方能理解…那我之前是做了多少一厢情愿的事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