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的彼岸,這個世代的哲學序曲,向尼采致敬

我常想,1947年印度獨立或是1993年曼德拉突破種族隔離政策擔任南非總統,之後,印度和南非是否該發展成一個更好的社會。但是,現實是殘酷的,獨立的印度和突破種族隔離的南非在之後的政治發展都充滿貪婪無知,導致在許多年後兩個國家依然問題重重。這樣的案例在全世界層出不窮,熱血改革最後只得到另一層次的墮落。這是為什麼呢?

善與惡

善與惡只有一道模糊的邊界,有時我們都沒有察覺已經跨過邊界。但是到達善的極端和惡的極端,善與惡的分辨就清晰了。即便如此,善與惡還是很難辨識,例如雷根和柴契爾夫人所為的經濟政策,在當代或許就很難被分辨善或惡。模糊善惡界線對為惡者是重要的,如此,可以對他人和自己偽裝,不用面對道德責難。然而,對哲學家而言善與惡的分界非常重要,了解善與惡才能對行為形成指導作用,知道自己該用甚麼態度繼續活下去。(一般人生命預設默認為生存,哲學家生命預設默認為中立。)

為什麼分辨善與惡這麼困難

善與惡的界線或許是清晰的,但是分辨善與惡卻依然困難,而全體人類發展依然往惡的方向快速前進,為什麼分辨善與惡這麼困難呢?那是因為,善與惡的辨識不是一個維度可以看見,並須用三個維度才能綜合判讀一件事的善惡程度,這三個維度分別是生存對策、自我概念和探索知識。

第一個維度:生存對策

前面提到人類生命預設默認為生存,因此人類必須找尋生存的方法。農夫的生存方法是種植作物以及拿作物和其他人進行交換,漁夫的生存對策是捕魚。透過生存對策餵養自己、家人甚至他人,當然是善的行為。但是當農夫為了多賺一點錢施放過度的農藥,或是過度開墾山坡地,或是漁夫竭澤而漁,此時,他們的生存對策已經危害到他人,這些行為就逐漸往惡的彼端靠攏了。我們無法清楚分辨善惡的界線,但是可以清晰感受到行為已經往惡的那一端前行。

獨立後的印度和打破種族隔離後的南非,新的掌權者團隊過度的拿取生存資源,就是我們說的貪腐,這些貪腐將公共資源占為己有,導致國家沒有資源正常發展,讓百姓難以突破貧窮現狀。這種情況在南亞、東南亞、非洲和中南美國家是普遍現象。

資本家和企業家的生存對策是透過匯集資本建立生產力,透過生產力生產貨品進行交換。如此,資本家和企業家有機會獲取富饒的生存資源。當資本家和企業家把這些資源較為均勻地分配時,所有參與者,包含勞工都可以得到足夠的生存資源;反之,資本家和企業家將換取的生存資源據為少數人所有,勞工就會得不到足夠的生存資源。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即是起源於19世紀生產所得分配不均的現象。企業給員工的股票選擇權大大減緩這個現象,讓員工可以和資本家一樣,取得較多企業的獲利,這是往善的方向前進(雖然仍有一些爭議)。相反的,給員工低薪,讓員工生存沒有保障,獨厚資本家和企業高階主管,這是往惡方向前進。

皮凱提在21世紀資本論中提出一個觀點,這個觀點是當資本報酬高於勞動報酬時,就會加劇貧富差距。亦即,不勞動的有錢人透過錢滾錢方式所賺的錢高於勞動者賺的報酬。的確,21世紀尤其為了減緩2008年金融風暴所釋出的通貨,導致通貨量過大。金融法令的鬆綁讓這些資金得以在各種商品上操作,包含能源、糧食、金屬期貨等。這樣的操作讓一般人(包含窮人)經常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購買生活必需品,其中的漲幅則是被擁有資本者賺走。有錢人剝奪窮人的生存資源,這是另一種惡。

這些案例在全球不勝枚舉,有權有錢的人透過利潤分配、遊說立法和政治力量剝奪窮人的生存資源,使貧富差距加大,讓許多人生活在生存資源不足的情境,而這也往往成為社會對立不安的溫床。

生存對策的惡,除了富人掠奪窮人,還有為了生存對策破壞環境,還有貪腐的政治家和行政人員將必須用於建設國家的資源據為己有,導致國家長期窮困。再小一點的惡意如企業中的採購人員收賄,買了不好的材料使企業聲譽受損,讓所有股東和員工蒙受損失。這些生存對策的小奸小惡普遍存在,成為人類社會中毒瘤,讓社會和企業蒙受重大的損失。

生存對策也有善的一端,這一端包含提高生產力並且和生產者共同分享利益,或是利用永續的方法提高農業單位面積產出,或是透過法規和政策減少一個國家的貧富差距同時又不影響整體生產力等。生存對策善的一端,也是人類5000年來重要的進步因素,只是許多時候,人類貪婪的特性總是使人類社會由善往惡慢慢移動,直到劇烈變動才有機會再度往善端移動。

第二個維度:自我概念

適度的自我概念讓人類得以健康生存,確認自己在社會中的位置,知道如何和他人互動、知道找尋怎樣的配偶,並且建立長期的生活目標。這是自我概念善的一端。但是人類總是不知不覺越過那善惡一道模糊的界線,讓自我概念變高。

在我家附近有一家有名的咖哩飯餐廳,以前來了一個自我概念很高的員工,喜歡吆喝慕名前來的顧客,展現出餐廳人員的專業氣勢。當然,這家店的生意之後每況愈下,直到這個員工離職,可是餐廳生意已經大不如前。自我概念過高總是害人害己。

人類經常盲目追求自我概念,甚至到病態的境界。每一個人充分膨脹自己,想像自己有比實際還高的智商和社會地位,想像自己在某一方面高人一等。即使一個小泡沫紅茶店的打工者,也幻想客人來店付錢求他施捨一杯泡沫紅茶;五星級飯店員工則幻想顧客都是沒品味的土豪,自己才是理解禮儀的上流人士。

許多人的自我概念是來自補償作用,例如政府單位的小職員,在工作中承受長官的官威讓自己尊嚴盡失,於是對來辦事的百姓展現官威將自尊彌補回來。這樣的行為讓政府辦事不易,直接或間接影響人民的生產力活動。

自我概念過高只是小惡,但是過高的自我概念傷害組織整體利益就會放大傷害範圍。自我概念繼續往惡的端點前行,很快就會從對自我防衛變成控制他人。控制他人思想、控制他人行為,甚至控制他人生命。此時的自我概念已經走到極惡的端點了。

第三個維度:探索知識

無知是惡,無知讓人類做錯事,有時這些錯事比人類以為的影響更鉅大。例如1958年至1962年中國的大躍進,雖然起念是好的,提高生產力,卻因為知識不正確造成大災難。

探索知識,持續探索知識的精神則是善,在善的這一端,我們認知事物的因果,而理解因果讓我們避免做錯事。

整合三個維度的善與惡

查維茲在1999年起擔任委內瑞拉總統,委內瑞拉長期在美國支持的極權政府統治之下,貪汙、腐敗、極權橫行。民眾期待查維茲這個原來的反抗者可以帶領委內瑞拉走向新世紀。可是查維茲在掌權之後,委內瑞拉政府一樣貪汙腐敗,甚至比之前的政府更集權不民主,更悲劇的是這個資源豐富的國家最終因為政策失誤面臨嚴重通貨膨漲和經濟衰退,百姓幾乎不知道怎麼維持生計。查維茲自己的生存對策過頭了,控制他人行為和思想,更沒有知識經營一個國家,最終導致委內瑞拉多數國民一起承擔惡果。

伊朗政府則是利用宗教力量想要控制人民思想,宗教警察擁有極高的權力控制人民行為和思想。當然,所有宗教家都知識不充足,不充足的知識和想要控制他人思想,光是這兩個惡就夠讓整個伊斯蘭世界大亂了。

非洲還是許多國家百姓生活在低生活水平之下,非洲多數國家政府團隊幾乎都是貪腐橫行(惡的生存對策)、缺乏經營國家的知識(匱乏的知識)、又想控制人民行為和思想(侵犯性的自我概念)。如此,構成許多人的長期不幸。

結語

不知道如何為這篇文章下結論,因為用這三個維度來看善惡,連許多佛教徒都偏向惡而非善,嗯…或許是吧。文中敘述的惡是人類問題的來源,善則是人類進步的來源。人類只有持續往善進行,才能讓世界和平和穩定發展。

在〈善惡的彼岸,這個世代的哲學序曲,向尼采致敬〉中有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