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發展的九項修煉

1. 貧困的富足
1974年在衣索比亞阿法爾谷底阿瓦什山谷發現的猿人骸骨露西,被視為最早的直立猿人,距今約320萬年。後來有考古學者發現更早的直立猿人,但是尚未在考古界形成共識。因此,現在共識最早的直立猿人依然是露西。
露西的直屬後代,是在距今180~130萬年前的匠人(Homo ergaster),主要生存於東非及南部非洲。匠人的後代走出非洲,在亞洲演化成直立人,代表者是距今70萬年的北京猿人;在歐洲演化的代表者是距今20~3萬年前的尼安德塔人;留在非洲的匠人則演化出智人。
最早的智人出現在20萬年前的中非,大約10萬年前往非洲南部遷徙;大約7萬年前,由於氣候變遷,撒哈拉沙漠成為濕地,智人得以從非洲中部向北往歐亞遷徙。
往北部遷徙的智人走出非洲之後一路滅絕其他人屬和多數大型物種,成為今天唯一的人類(雖然基因中存有1~4%屬於尼安德塔人)。往南遷徙的智人則從10萬年前一直存活在非洲南部,並與大型動物共存,一直到1488年遇到航海而來的葡萄牙人迪亞士(Bartolomeu Dias),兩支智人種族才再度相遇。
哈佛醫學院遺傳學家戴維·賴希(David Reich)及其同事們從五大洲收集了基因組數據庫,從142個族群中獲取了300個高質量的基因組。賴希和同事們對這些數據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至今在非洲南部生活的狩獵採集部落柯伊桑人(KhoiSan)是在大約20萬年前從其他人類當中分離出去的,自從10萬年前就與其他種群完全隔離。
科伊桑人(另一個常用的名稱是布希曼人)維持了原始智人的生活型態長達10萬年,這段時間他們一直生存在地球最古老的喀拉哈里沙漠。
1966年美國人類學家理查∙波沙∙李 (Richard Borshay Lee)在一個人類學研討會議(Man the Hunter?) 中提出「獵人如何維生,或如何適應稀缺資源」的論文,理查的論文是根據對喀拉哈里沙漠芎瓦西布希曼人的觀察而來。他發現芎瓦西人每週包含狩獵和採集只要工作15小時,就能滿足一周的糧食需求(另外他們每週花15~20小時在家務工作)。另一個學者密西根大學助理教授馬歇爾∙薩林斯(Marshall Sahlins,現為芝加哥大學教授)發現,狩獵採集的布希曼人似乎只要營養充足,即便物質匱乏也能心滿意足,他推論這些人是透過不欲求而感到滿足
我們為什麼匱乏?有時,的確是因為我們心中充滿慾望。慾望從何而來?慾望來自大腦報償,希望更多的甜食、更多的性、更多的肉,科伊桑人只獵取一兩天內吃得完不會腐爛的肉,他們不醃製肉品保存,需要時再到大自然獵取,因此在科伊桑人領域的動物,大象、獅子、羚羊等一直很繁盛,因為科伊桑人不會過度捕獵。
慾望也來自鏡像社會價值,別人有的我也要有,科伊桑人身無長物,他們經常在沙漠中遷徙,身上沒有多餘的物品,房子永遠是臨時搭建,隨時可以棄置和重建,根本不會受社會價值影響。
慾望也來自爭取和彰顯社會地位,科伊桑人不喜歡有人成為勇士或領袖,這會讓那人自我概念變高,進而想要控制或是蔑視他人。
相反的,科伊桑人重視男女平權、重視族群關係、重視與人分享,這使他們成為快樂的族群。(當然,在白人和北方班圖語系牧人入侵奪去科伊桑人生存空間之後,多數科伊桑人已經不再快樂)
這就是永續族修煉的第一法則,從10萬年前人類智慧而來,保持低物質慾望,在低物質條件下追求快樂富足
人類可以更少慾望生存;我們進食的份量至少是所需營養和熱量的三倍,我們可以吃更少;我們不需要額外的皮包、衣服、杯子、家具,我們可以買更少。人類可以捨棄無意義的社會價值;我們不需要為了 Facebook 或 Instagram 的照片進行無意義的塞車旅行或國外旅遊、我們不需要喝不出好壞的紅酒。摒棄社會價值會讓我們減少慾望,讓生活更富足。保持低物質慾望,是達成快樂富足最快的方法。

2. 生產力
智人在7萬走出非洲之後,消滅多數大型動物,曾經在地球生存的劍齒虎、長毛象和許多物種一一被智人消滅,智人也消滅其他人屬,直立人、尼安德塔人等一一滅絕,智人成為地球唯一人種,並且位居食物鍊頂端。到了約10000~5000年前,智人在美索布達米亞、中國、美洲分別馴化了小麥、稻米、玉米、馬鈴薯、小米、大麥等植物,也分別馴化狗、馬、豬、牛、駱馬等動物,智人進入農耕和畜牧時代。農耕和畜牧時代產生更多糧食,讓智人(現在已經是唯一的人類)得以養活更多人口。
以巴勒斯坦的耶律哥綠洲(Jericho)為例,在西元前13000年耶律哥還是採集狩獵族群,這樣規模的綠洲大約可以養活100人。到了西元前8500年,耶律哥成為農業族群,這時已經可以養活上千人。到了西元前7000年土耳其的加泰土丘城鎮已經大約有5000到10000人的規模。之後因為農業擴展,人類城鎮達到萬人以上。農業帶來生產力提升,讓人類族群逐漸擴增。
不只產量提升,人類也持續提升生產效率,降低生產投入。之前文章提過人類的紡織效率從1795年到1825年之間提升了370倍;1862年倫敦工業博覽會,卡爾∙馬克思看到蒸汽犁1小時能完成的工作必須要66人才能完成,蒸汽犁1小時成本 1/4 先令,66人一小時成本990先令。人類運用知識馴化植物和動物,運用知識創造機械和改善生產方式,讓整體生產力提升,使社會更富裕。
此外,群聚的人類也開始探索知識,並且試圖保存知識,讓人類可以在前人的知識基礎上,持續提升知識。這進一步使科技提升,帶來下一步的生產力成長。這些是狩獵採集的科伊桑人10萬年來都未能企及的。
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0年寫一篇文章「我們子孫的經濟發展前景」提到,科技革新、生產力提升和長期資本增長將開創幸福經濟時代。在那個時代裡,我們單周只需工作不超過15小時就能滿足物質需求,因此我們擁有更多自由,能把生活重心放在比金錢和財富累積更深刻的喜悅上,如藝術、哲學、音樂、宗教和家庭。顯然,凱因斯認為科技和生產力提升,可以讓我們達到科伊桑人10萬年以來一直維持的生活狀態。
這是永續族修煉的第二法則,探索知識,追求更有效率的生產方式,以增進人類社會福祉,並且讓人類有時間從事提升自我的活動
在古希臘城邦,因為奴隸從事生產工作,亞里斯多德因此有時間可以探索哲學。現在,藉由生產力提升,我們不需要奴役他人,就可以產生足夠的閒暇時間從事思考、藝術和修煉的任務。
永續族必須致力於提升生產力的科技與知識,讓大家可以從勞動中解放出來;當然,如果有人認為勞動就是最好的心靈活動,也可以從無意義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從事有意義的勞動。

3. 利他
凱因斯在1930年的預言只實現了一半,人類的科技和生產力從1930年至今的確持續提升,但是多數人類每週依然必須工作35~40小時才能求得溫飽,為什麼呢?答案和公元前5000年一樣,剝削。
人類進入農業社會之後開始進行分工,統治階層和軍人不從事生產任務,因此其他人必須做更多。但是不只如此,奴隸階層則是必須終日辛勤工作,卻無法享有生產力帶來的成果。人類進入農業城邦社會之後,就不曾斷絕人對人的剝削。除了國王和統治階層對平民和奴隸階層的剝削,遊牧民族也會搶奪農業民族的生產成果,並且俘虜農民成為奴隸,徹底剝削其人生。
希臘哲學斯多葛學派認為,理性是「思考的火焰」,是世界萬物航行的航標,國王應該是「神聖理性的奴僕」,神派國王到世界是為了「維護地球上的秩序」。可是「神聖理性」往往被利己的人類弱點扭曲,例如野心、焦慮、追求名利、愛面子、妄想、成見等左右,導致許多王國到最後都變成國王剝削人民的工具,或是因為無知積弱,被其他王國消滅屠殺。
科伊桑人不奴役其他種族,也不屠殺其他種族,因此到兩萬年前,科伊桑人還是人類最大單一族群,因為沒有人被屠殺。即使在今天,科伊桑人仍擁有基因多樣性,因為沒有種族滅絕屠殺,所以各式各樣的基因不斷被傳承下來。在歐亞大陸上,光是蒙古西征,就不知道毀滅多少族群和基因。
18世紀亞當∙史密斯描述英國勞工階層雖然收入低,但是可以養家餬口,並維持不錯的生活水準。到1845年,恩格斯根據他在曼徹斯特的研究發表「英國工人階級狀況」時,曼徹斯特工人的生活已經變成悲慘。19世紀英國工人受剝削程度顯然高於18世紀,如果不限制既得利益者,剝削便會持續發生。
現代社會極少有奴隸制度,但是即使先進國家的制度也越來越趨向保護剝削者。沒有限制的執行長薪資、無法餬口的最低薪資、低遺產稅、無限制的金融商品操作、昂貴的醫療保險、昂貴的教育、昂貴的居所、缺乏救濟的警察制度、缺乏救濟的法律制度、獨裁政體、貪腐…等,今日世界依然充斥剝削。這些剝削讓多數人必須終日工作才能餬口、付帳單、讓孩子受教育、看病,或是買一個做為居所的房子。想想,亞馬遜公司要多少派遣工每日工作超過10小時卻只能在溫飽邊緣掙扎,才能養出一個世界首富;多少墨西哥人必須付出高昂電信費用才能養出一個墨西哥首富;多少第三世界百姓挨餓,才能養出一個糧食期貨交易員的高報酬;多少卡奴房奴喪失房產動產才能供養一個高薪銀行家。即使科伊桑人也一樣,他們傳統狩獵採集的土地從15世紀至今持續被其他族群佔為私人土地,今天的科伊桑人已經很難自給自足,成為需要政府救助赤貧族群。
既然永續族在第一守則保持低物質慾望,第二守則提升生產力,這樣就可以將更多生產交易利潤分配給共同創造者,或是減少對他人的傷害。這是永續族修煉的第三守則,利他
永續修煉要求族人不剝削他人致富、不破壞環境致富、不盜取公共利益致富、不無貢獻致富(例如利用金融遊戲或是炒地皮)、不佔他人便宜…等,唯有如此,才能讓社會均富,維持社會階層良好的上下流動性,救助更多人脫離勞動煉獄,改善自身的經濟處境。利他是建立健全社會最重要的修煉。

4. 社會價值與內在連結
1662年,布拉幹薩王朝的公主凱瑟琳(葡萄牙國王約翰四世之女)嫁給英國國王查理二世,其嫁妝極其豐厚,包括金銀財寶、香料以及經濟價值巨大的重要港口丹吉爾和孟買。聯姻之後,凱瑟琳成為英格蘭、蘇格蘭與愛爾蘭的王后,地位顯赫。她出嫁的隨身物品中包含一些散裝茶葉。凱瑟琳剛到英國之時,茶葉只是作為一種藥品在市場流通,藥效是幫助人們振奮精神、理氣健脾。但是,這位年輕的王后習慣於每天飲茶,堅持飲茶的習慣。久而久之,茶葉便不再是健康提神藥品,發展成為社交飲品,開始在英國盛行。
與查理國王聯姻之後,凱瑟琳迅速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她的穿著打扮、她使用的家具…所有與她相關的東西都成為王室話題,「布拉幹薩王朝公主凱瑟琳:查理二世的王后」作者莎拉·貝絲·沃特金斯說。她的日常飲茶活動引來許多人紛紛仿效。貴婦們紛湧而至,模仿其飲茶習慣以便融入王后的社交圈。之後英國人大量從中國進口茶業導入白銀流出,為了平衡白銀流出,英國人賣鴉片到中國,終於引發鴉片戰爭,開啟中國百年變革。
這是社會價值的形成過程的典型範例。社會價值經常由意見領袖發起,由周遭人傳播,最後,被次文化團體認為,擁有社會價值的人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或心理地位。當你在一個下午茶聚會中端出一壺大吉嶺的頂級春茶,在場的朋友會認為你是有地位的人,這個地位可能是懂茶、可能是富有、可能是有關係,也可能三者兼具。
社會價值依賴鏡像效應、社會階層攀升需求、次文化團體等因素形成,社會價值可能讓帝王建造巨大陵寢、讓女性穿絲綢衣服、讓主人在餐桌上放葡萄酒、讓貴族展現自己的奴隸數量、讓冒險家尋找黃金、讓族長樹立摩伊、讓男女上運動健身中心…等。但是,有時就像凱薩琳王后的茶,社會價值最終引發一連串的歷史事件。
例如復活節島居民為了建造摩伊砍光樹林,最終無法造船航海進行捕魚或是移民,衍伸人吃人的悲劇;佩帶象牙飾品的社會價值讓象群滅絕;金錢財富的社會價值更是許多國家毀滅的關鍵因素。
社會價值還有一個問題是,它屬於外在而非內在。當你去參觀美術館,你瞭解西班牙內戰,你知道西班牙內戰有許多全球熱血青年加入志願軍行列、你知道海明威、葛霍恩、羅伯∙卡帕、喬治∙歐威爾都參與了、你看過羊男的迷宮、你知道後來左派陣營內鬨、你知道之後佛朗哥極權統治西班牙幾十年,此時你會因為看到「格爾尼卡」感到無比的激動;這就是內在的。如果你只為它驚人的價格感到激動,這就是外在社會價值。
內在連結讓你的修煉精進,外在的社會價值只會讓你墮落。
內在連結是指外部事件對內心帶來的衝擊,這些衝擊可能是感動、興奮、憤怒、悲傷、喜悅、愛戀、溫暖,進一步的,這些衝擊帶來自身行動的改變。例如被 Into Thin Air 感動而去喜馬拉雅山、被科伊桑人衝擊而走進喀拉哈里並且過著低物質慾望生活、被安東尼奧尼的 Blow Up 啟發而願意去聆聽他人聲音。
我們必須透過理解和同理心連結外在的事物或人,如此,可以讓自己的內心擴展到外部世界。因此永續族修煉的第4守則是,不要追求對自己無意義的社會價值,要充實自己,讓自己的內在與外在世界有深刻的連結
一如卡謬的作品「局外人」所描述,對抗社會價值是困難的。當整個社會瘋露營,把露營當成社會價值,你卻討厭破壞山林的露營場,寧可住屋子不想住帳棚,你就會變成怪胎。在登山時,如果山屋空著,我們的確寧可住骯髒的山屋也不想住帳棚。露營除了帶給我們感覺我們做了讓別人覺得有價值有意義的行為之外,露營還帶給我們什麼衝擊,去改變我們的行為呢?我很少遇到有人因為參觀羅浮宮而改變自己的虛擬自我,那麼參觀羅浮宮除了到此一遊之外,還有什麼意義呢?
拋棄社會價值,不隨波逐流,將內在和外在做有意義的連結,才是第4守則。

5. 自我概念
科伊桑人有一個有趣的習俗,如果一個獵人獵到一隻大型動物,回到遊群就必須和大家分享。族人在分享時,會一邊大快朵頤,一邊數落這個肉太老、肉太少、肉不可口等。科伊桑人認為,如果讚賞一個強壯的獵人,將使獵人覺得自己高人一等,想要指使他人,會帶來族群不和諧、分裂,甚至衝突。因此科伊桑人透過這樣的方法,讓大家自我概念不會飆高。
自我概念過高對人類幾乎百害無一利,會讓將領輕忽對手導致被消滅、讓領導者被討厭導致眾叛親離、讓企業家錯估形勢導致虧損、讓人無法親近導致無法融入團體。自我概念唯一的好處是讓自己覺得高人一等、麻痺自己、自我感覺良好。
1597年豐臣秀吉發動第二次侵略朝鮮戰爭,元均向朝鮮朝廷進讒,說保留實力以守為主的李舜臣畏戰,導致李舜臣被免職。元均則成為了三道水軍統制使,總攬朝鮮水軍的指揮大權。8月27日日本海軍在漆川梁偷襲朝鮮海軍,元均大敗戰死,朝鮮海軍損失157艘戰艦,只有12艘脫逃,日本水軍從此獲得制海權。元均自我概念過高,認為自己實力堅強可以打敗日本海軍,結果讓朝鮮幾乎全軍覆沒。
1953年11月,法國將軍納瓦爾在越南西北邊境的奠邊府建立一個軍事據點,想要引誘越盟攻擊,然後一舉消滅越盟軍事力量。納瓦爾從1952年那商戰役的經驗認為,越盟缺乏重裝備,對有強大火力和嚴密保護的工事據點不計損失,盲目進攻,會被要塞引誘最後被消滅。但是那瓦爾過度自信了,越盟已經招募大批軍隊,並且從蘇聯和中國取得重型武器。1953年12月,越盟開始圍攻奠邊府,1954年5月8日攻陷奠邊府,法軍全數投降。納瓦爾自我概念太高了,在深入敵人腹地的地點建立軍事基地,等於一開始就被包圍,而且完全忽略越盟軍事實力的變化,實在是過於大膽的想法。
自我概念的危害不只如此,更重要的是讓人拒絕學習,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很厲害,就很難再學習新知識,導致知識停滯。知識停滯會讓人無法提高生產力、無法做出正確利他行為,無法完成第二和第三項修煉。
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在這場戰役中,德國充分運用其在航空兵、裝甲兵上的優勢,快速突破波蘭部隊的防禦後縱深迂迴到波蘭防線的後方,分割包圍了大批波蘭部隊。合圍中的波蘭軍隊不僅喪失了補給和通訊交通,而且由於戰線後方被占領,失去了退卻到國土縱深休整補充的能力,因而大批波蘭軍被俘虜。僅僅28天後,波蘭首都華沙被攻克,36天後,波蘭有組織的抵抗被完全粉碎。這就是德國的閃擊戰,但是法國和英國顯然沒有從這次戰役學到教訓,1940年5月德國運用閃擊戰入侵西歐,法國依然全無反應,不知道如何對付這種作戰方式。德國軍隊在一次大戰之後持續學習進步,法國軍隊高層拒絕學習,用老舊思維應戰,結果在短時間之內就全軍覆沒。拒絕學習往往造成嚴重後果。
自我概念也不能過低,過低的自我概念讓我們無法判斷他人知識的正確性,容易上當受騙。要維持自我概念不過高也不過低必須要有足夠的知識,這和第7個修煉有關。
永續族第5個修煉守則是永遠維持自己適當的自我概念,不過高、不過低

6. 生存對策偏誤
牛頓相信上帝,不是因為牛頓迷信,而是因為在那個時代,不相信上帝的人根本無法成為科學家。同樣的,二次大戰之後的美國學者幾乎全部不相信有靈魂存在,因為相信靈魂存在人根本無法獲得終身教授職位。幾乎從有人類歷史開始,人類的認知就不斷受到生存對策偏誤的影響。為了生存,或是在長期的生存環境中,相信可能是錯誤的觀點
明朝的皇帝認為要按時祭天祭地祭祖,否則會遭逢厄運;台灣人相信農曆7月開鬼門;伊斯蘭教徒相信死後會上天堂或下地獄;這些觀點很蠢,但是生活在那個時代、那個地點的人無法避開這種想法,否則會被其他人排斥。
試想,如果一個佛教大師(法師、上人、仁波切),每年獲得很多捐獻,有許多恭敬的弟子和虔誠信徒,有一天突然發現釋迦牟尼沒開悟,佛經多數是亂寫一通,這時他該如何呢?向大家公開承認他的發現,退回捐款,解散徒弟?或是默不作聲,讓一切繼續演下去?
生存對策會扭曲我們的觀點、認知和良知,讓科學家不敢假設靈魂存在,讓牧師不敢假設上帝不存在,讓我們不敢假設廟裡其實有鬼不是有神,最重要的,讓我們無法盡其所能的去建立假設和追求知識
生存對策偏誤是指,人類把為了在某一環境生存而做出的行為,可能是錯誤的,卻認為是正確的。即使現代俄羅斯極權統治,貪汙腐敗層出不窮,百姓卻認為現在政治狀況不錯。因為,當俄羅斯百姓認知到政治人謀不臧,想要對抗時就會受到生存威脅,乾脆在認知上接受。
對一個美國大學教授,當他想要探討意識是什麼,會不會是物理實體?這樣的議題會讓他無法成為終身教授,因此,他會避免接受這樣的認知。
二戰的德國士兵如果認為猶太人和德國人一樣有同等的生存權利,因此不願意處決猶太人,他可能會被以違反軍令受軍法審判;最後,他不得不和其他人一樣成為劊子手的一員。
正因為生存對策偏誤,科學家、政治家、教師、商人、醫生…等各行各業的人,多數不會追求真正的知識與利他,而是找尋適合生存對策的認知,讓自己可以在他的生活圈舒適存活。這使得修煉變得遙不可及。
我們傾向接受讓我們可以生存下去的認知,即使這是錯誤的,這就是生存對策偏誤。因此,永續族的第6個修煉是,破除自己所在的種族、國家、社會、文化、企業、家族、家庭產生的生存對策偏誤,不讓生存對策成為自己追求知識的絆腳石

7. 探索知識
透過知識我們得以知曉,人類認為的自我其實是虛擬自我,我們面對的世界是虛擬世界,我們追求的目標往往只是鏡像效應產生的價值,現代人的每日進食量三分之二是為了滿足大腦報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是滿足能量與營養需求;如此我們才能真實瞭解第一項修煉貧窮富足的真實意義與科學基礎。沒有知識,第一項修煉就只是教條與紀律,有了正確的知識,修煉的內在意涵才能為我們所真實理解。
我們如何提升第二項修煉的生產力。提升生產力需要物理知識、化學知識、需要科學方法論,需要實驗設計法,需要機器、需要精實生產,這些都是知識累積的成果,透過誦經或中元節燒冥紙都無法提升生產力。
曾經有朋友跟我說,重要的是智慧不是知識。其實,智慧的定義是「知識的正確運用」,沒有知識怎麼運用成智慧,更何況如果知識是錯誤的,怎麼運用都還是無知。不追求知識而突然有智慧的人,肯定是蠢蛋,我指的其實包含了多數的宗教大師。
利他修煉也源自於我們對世界的了解,透過知識探索我們才有機會瞭解,當我們不利他,只追求自己的利益財富,容易造成貧富兩極化,這是社會動盪的重要因素,也會造成環境破壞、社會階層不流動,帶來之後人類社會的風險。
總之,要完成每一個修煉都必須借助知識,知識才能讓我們走向正確的修煉之道。
探索知識是第7項修煉,這項修煉必須用一生去實踐,持續探索不同領域更深的知識,整合知識成為有價值的知識。如果不是神經學家對視覺系統的研究,我們就不會知道我們所見到的其實是虛擬世界;如果不是天文物理學家的發現,我們就很難瞭解婆羅門教的梵可能是什麼;如果不是機械專家持續的探索,我們就無法解決眾多的製造技術問題。
知識探索有兩個任務,其一是,持續吸收人類已知知識,不要自我設限,而是要多方涉獵。不要自絕於科學之外,阻絕他人學習知識往往是專家自私的生存對策,人類的大腦有機會學習不同學科、整合不同知識,一如在西元前387年創立的柏拉圖學院,每一個人都進行跨領域學習。
第二個任務是在自己專精的領域進行突破,探索現在已知以外的知識,透過假設與驗證將人類知識推向未知領域,擴大人類的已知範圍。
人類的成就來自前人知識的探索與累積,我們必須持續知識探索,讓人類社會更進步。

8. 愛與連結
愛是困難的修煉。
我們已經知道愛的感覺的化學反應,融合著多巴胺、腦內啡、催產素、苯基乙胺 ( phenyl ethylamine, PEA )、正腎上腺素 ( norepinephrine, NA )、神經成長素 ( NGF ) 等,從神經學和化學觀點而言,愛只是一連串的化學反應。
對永續族而言,愛,不只是神經化學反應,更像量子物理作用。永續族修煉裡的愛是指雙向連結,所謂連結是能理解並感受對方的感受,並且承受對方的感受,像神經學中的鏡像效應。愛是雙向的,不能自嗨,兩個人互相願意,並且能理解並感受對方感受。這種情感連結,更像能量同步或量子纏繞,使一個人的生活不只自己,而是網絡。
社會價值是愛的殺手,像是在英國的伊斯蘭父親因為女兒和天主教徒戀愛而殺死女兒,沒有愛,只有社會價值。或是喜愛旅遊價值的年輕爸媽,拖著兩歲小孩出國旅行,毫不考量孩子可能遇到的困擾。每個人都用自我概念以為自己愛親人,事實根本常非如此。
愛和探索知識正好相反,探索知識是其他修煉的基礎,愛則必須擁有其他修煉才能完成。
愛的基礎是了解他人,對他人的感受產生同理心,分享快樂、壓力、痛苦、寧靜、喜悅…等,並且互助解決問題。
愛,有兩個挑戰,一個是自己,自己能放下慾望、社會價值、自我概念、並且充滿知識去愛他人;一個總是為孫女求神拜佛誦經的無知阿嬤,只會讓孫女惡鬼纏身,這是無知;一個認為考上好學校才能光宗耀祖的父親,為的是自己的自我概念而非孩子的幸福;一個沉溺電玩而忽略孩子的父親,把慾望報償看得比愛還重要。愛,是對自己的挑戰,只有修煉自我,才能讓自己把焦點放在他人身上,而非永遠只是被自己的虛擬自我綁架。
愛的另一個挑戰是他人,他人是否能感受到你?愛是雙向的,如果你愛的人心中只有他的演算法,根本無法回應你的愛,那依然不是雙向連結。
永續族第8個修煉,愛,和他人建立雙向連結,理解他人、感受他人,共同體驗生命的美好,也共同解決問題

8.5 永恆自由的基本條件,健康
進入第9項修練永恆之前必須先完成一個先決條件,健康的身體。
要擁有健康的身體必須做到的是健康的飲食、健康的情緒、健康的生活習慣、健康的運動、健康的睡眠、健康的自然養生、健康的醫療。
想要做到健康飲食和健康睡眠,必須克服生理報償和類生理報償的引誘,當我們因為電玩、看 Netflix 太晚睡時,就做不到健康睡眠。當我們吃過多美味卻不健康食物(例如夜晚的鹹酥雞和泡麵),或是太晚進食,都對身體不健康。當我們一天到晚情緒不佳、無法排除壓力,我們的身體細胞就有機會突變為癌細胞。當我們攝入過多高果糖漿,很快就成為糖尿病的高風險族群。
健康的身體才能讓我們為修煉永恆自由做好準備。

9. 永恆自由
永續族認為,意識是由一團物理微粒和力載子所組成,那麼根據質量守恆和能量守恆定律,意識體就會永恆存在。佛教認為,這些守恆的質量和能量會持續轉世,稱為六道輪迴。所謂六道輪迴其實是一種困頓,困在六道裡無法跳脫,只能繼續轉世為人、轉世為豬,或是不轉世當孤魂野鬼,或是厲害一點被當成廟裡的神,而且這些都是被困在一個區域裡。
永恆自由修練是為了跳脫這一切,讓意識可以自由移動、自由選擇,這是意識的高等境界。我們可不希望意識永恆困頓,我們希望的是意識永恆自由。佛教稱這種永恆自由狀態為涅槃,佛教的修煉守則稱為六度波羅密。
如何修煉達到永恆自由的境界,我也不知道答案,現在唯一瞭解的是前面8.5個修煉是達到永恆自由修練的基礎,其他基礎可能還有正念、冥想、靜坐、站樁…等。
達到真正永恆自由的線索包含;能察覺真實物理世界,真實物理世界有別於我們大腦建造的虛擬世界,所以金剛經提到,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就是指察覺真實物理世界。永恆自由修煉不只要見到諸相非相,還須能與真實物理世界融合,操作真實物理世界的元素,這又更困難。
總之,我不知道如何完成第9項修煉。

生命中的修煉與沉淪
一次
;5歲的時候,父親開破舊的小貨車出遠門送貨,要一整天,我們三兄妹就跟著貨車出去玩。回程已經晚上,我們就在貨車箱鋪上舒服的墊子和棉被,一路睡回家。我一直記得那種家人窩在一起溫暖的感覺,一種幸福的感覺。一輛破舊的小貨車,貧困的物質卻是富足的幸福。長大之後,在物質上我們不再貧困,但是富足的幸福卻越來越少。
一次;1990年代末,我到深圳參觀朋友的工廠,看到好多好多年輕的作業員,我看到作業員辛勤的創造財富,卻也看到作業員低質的餐飲和劣質的住宿環境,以及只夠一家溫飽的薪資。我稱朋友的工廠是血肉磨坊,絞進許多的年輕生命,只留下血肉模糊的人生。我想,有一天我要讓工人輕鬆有效率完成工作,讓他們賺的錢不只溫飽,也能過上小康以上的日子。從那時,我就想要發展生產力利他這兩項修煉,讓人類可以改善生活處境。
一次;多年之後,我瞭解生產設備,瞭解全球商業運作,瞭解技術,瞭解精實生產,瞭解 S-OJT,我發現沒有任何國家會窮困,只要是薪資較他國低的落後國家,就有可能發展具有競爭力的產業。但是像柬埔寨這樣的國家卻做不到,可能因為政府貪汙腐敗嚴重,提高了生產成本;或是錢被貪污了,無力進行基礎建設,導致貨物運不出去;或是某些產業獨佔,導致人力之外的成本超高。最終,產業不能發展。不思考利他,最後是整個國家發展停頓。
一次,當我比較1990年和2020年的台灣,我看到更多種在高山坡地而導致山地水土流失的高冷蔬菜園,更多被放置消波塊導致流失的沙灘,更多盜伐者手下的大樹屍體,更多以生態之名改造導致生態破壞的地區,更多被太陽能板覆蓋的良田,更多被捕殺導致海洋枯竭的魚群。台灣,在利己主義和金錢社會價值交互作用下,已經逐漸從美麗之島變成殘破之島了。
一次;1990年代,我和兩個朋友花了13天攀登中央山脈的丹大橫斷,會花這麼久的時間是因為一路上先是缺水,之後走過斷崖地形,之後遇到狂風暴雨,走得很辛苦。那個時代這段路線很少人走,沿途沒有任何山屋,感覺在一個離世的世界中遭遇龐大的挑戰,那種挑戰兢兢業業、如臨深淵的心情,正是為之後30年的工作挑戰做準備,我稱這段路徑為台灣心臟之路,這段攀登中關於勇氣的記憶,讓我之後在面對困難任務時永遠充滿正能量。30年後,我的大學同學們,當年笑我是傻瓜才爬山的同學們開始爬玉山,登上玉山對他們最重要的只是放上 Facebook 或 Instagram。一個是追求內在連結,一個是追求社會價值,兩種截然不同的登山方式。至於那些瘋露營的,不說也罷。
一次;在家附近人行道上行走,看到許多摩托車在人行道上,騎士在抓寶可夢的寶貝,完成之後在人行道上騎車揚長而去;在山上,開始聽到有人偷帳篷、偷爐頭、偷登山裝備;在風景區,看到有人破壞景觀只為了拍照。社會價值好像專門和道德、知識、品格作對,人們總是為了追求社會價值不擇手段,顯露出人類醜惡的一面。
一直,我弄不懂,為什麼美國的貿易可以一直入超;川普一直說美國對中國貿易存在嚴重貿易逆差,是中國吃美國豆腐,這些事讓我一直想不通。美國維持幾十年的整體貿易逆差,怎麼沒看到貨幣貶值?沒看到通貨膨脹?沒看到經濟崩潰?後來我終於想通了,在1971年8月15日尼克森宣布美元和黃金脫鉤,不再遵守布列頓森林決議之後,世界的貨幣政策就從金本位成為美元本位了。之後,美國不管量化寬鬆或是印美元購買進口產品,美元都不只是貨幣,美元更像黃金被當成是保值商品。因此,如果有一個國家長年入超,就是進口多於出口,很快這個國家的貨幣和經濟都會崩潰。只有美國不會,美國只要持續增加貨幣供給,拿美元去換回進口商品即可;這是美國經濟得天獨厚之處。因此,美國的實質 GDP 比數字上顯示的高,因為 GDP 的計算方式中進口值是負值,美國可以把進口當作正值,如此才能顯示美國真正國內經濟活動。因為這些進口商品不必用出口商品去換取,只要印錢換取即可。我的疑問是為什麼沒有許多經濟學家發現這麼明顯的事,導致美國 GDP 多年來都是錯估?我只能說,經濟學家們自我概念過高,導致忽略眼前明顯的事實。
一件事我總是無法理解,天文物理學家花了超過10年時間,運用各種可用的量測儀器,卻一直量測不到一個已經被推論存在的事物,暗物質。我們雖然可以從天文現象推論到暗物質存在,卻無法偵測暗物質的物理實體是什麼。因為暗物質不和任何儀器的偵測系統產生交互作用。如果我們假設意識是一種物理實體,和暗物質一樣,不和任何儀器的偵測系統產生交互作用,如此,我們就可以將靈魂、鬼神、上帝和科學的關係進行推論,達成物理與宗教領域的統一論述,而非永遠在無共識的不同空間。這麼簡單的事為什麼沒有學者敢做,因為會影響他們的教職安全、地位、同儕排擠等,因此產生生存對策偏誤。為了舒服的存活下去,犧牲知識探索,這就是生存對策偏誤的惡。
當我們迷戀物質,當我們自私自利,當我們追求社會價值,當我們迷失在生存對策偏誤,當我們自我概念高到爆表,當我們不再探索知識,當我們不懂愛人;這個地球、人類社會和我們自身便會日益腐化。
持續永續族修煉,即是永恆之道。

24小時的修煉與另一種選擇
A 早上7:00 醒來,刷牙漱洗花了15分鐘,其中的刷牙對身體健康有益,屬於修煉8.5健康。7:30 吃早餐,屬於演算法中的生存對策,中性。7:45 穿衣打理,屬於自我概念和生存對策,中性。8:00 搭車上班,8:45 抵達公司。
A 今天的工作是研究一個焊接產線的改善,A 認為如果可以改善製程有機會降低成本,減少兩個人力。他打算將來可以遇缺不補。這是修煉2生產力。或許 A 有另外一種選擇,不是改善製程而是要供應商供應便宜的劣質零件以降低成本,這樣他可以賺錢,顧客卻會買到劣質品,這是利己,違反修煉守則
中午A和同事 B 一起吃飯,B 訴說一些對未來發展的困擾,A 幫他分析得失風險,用完午餐,B 覺得對未來的路徑清晰多了。這是修煉8愛與連結
今天是農曆7月1日傳說開鬼門的日子,下午 A 的老闆在公司門口祭拜好兄弟(鬼魂)。開鬼門之說毫無根據,違反修煉7知識;而且可能惹鬼上身,讓自己的身體變差,違反修煉8.5健康;如果鬼魂纏著你到老,在你死的時候搶走你的能量,讓你無法累積修煉9永恆自由的能量。A 趕緊開溜,讓老闆自己因無知送死。農曆7月1日是台灣專屬的超巨大愚人節。
今天下班還早,A 步行到媽媽家,看到媽媽著迷於韓劇,眼睛死盯著電視,A 坐個10分鐘就離開了。A 有另外一種選擇,陪媽媽看一小時韓劇再離開,這樣媽媽會說 A 孝順。這是無意義的自我概念與社會價值,和修煉8愛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有雙方產生連結才是修煉8,看韓劇的媽媽可不會,讓媽媽自己看吧。
A 回到家,小女兒要 A 一起玩紙飛機,A 開心得像孩子和女兒一起玩,這是修煉8愛與連結。A 另一種選擇,命令女兒去讀書,他自己可以休息。這是破壞修煉8愛與連結
晚上 A 看著老婆和女兒吃晚餐,自己在一旁喝一點茶,邊和他們聊天,這是修煉8.5健康。A 有另一種選擇,晚餐時大吃大喝,那是演算法中的報償,並且讓身體不堪負荷。
飯後,媽媽陪女兒去讀書和玩,A 決定繼續閱讀有關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論述,A 疑惑著,時間只是一個度量衡,愛因斯坦的時空卻讓時間變成好像向量,這會不會是廣義相對論在運用上的一個漏洞。如果時間是度量衡,那麼時間就不存在,所有的穿越劇都是瞎扯,而空間可能有密度才是…。這是修煉7知識探索。A 可以有另一種選擇,打開 Netflix 看韓劇「愛的迫降」,這是演算法中的類生理報償,不是很建議。
22:00 A 打理完畢,洗澡、刷牙都已經完成,他決定打坐30分鐘,這是修煉9永恆自由的一小部分。打坐完畢,女兒早就睡了,A 在23:00 準時就寢,這是修煉8.5健康
每個人的24小時都可以善用於永續修煉之中。

持續修煉
亞里斯多德探討靈魂(亞里斯多德所稱的靈魂就是永續族說的意識)和身體的關係時,他認為一個人的靈魂地位是高於身體的地位,因此靈魂應該統治身體,而當一個人的身體反過來統治靈魂的時候,這個人就已經腐壞了。永續修煉是意識的修煉,讓意識控制虛擬自我的演算法,而非放任受社會價值影響或被身體報償制約的演算法控制虛擬自我。要擺脫虛擬自我的演算法非常困難,必須能克制生理報償、克制類生理報償、對抗社會價值、對抗生存對策偏誤、對抗極易膨脹的自我概念,以及找尋虛無飄渺的愛。
永續族整合10萬年前,從中非往南遷徙和往北遷徙的兩支智人的智慧,成為永恆自由意識的永續修煉法則。2020年,一度被認為已經消失的永續族人在台灣成立永續協會,雖然會員不多,而且現存永續族人的修煉程度還零零落落,但是,依據本文的永續修煉守則,永續族人便有機會重新找回自我與意識的最佳狀態,同時創造永續的和諧社會;甚至,或許也有機會逐步達到永恆自由的最高境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