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鬼魂

2013年11月24日,我走在中央山脈南二段上,第六天行程。那時因為八通關古道西段坍方,已經禁止登山客入山好幾個月,我的大學同學黃一偉以協助國家公園勘查坍方名義申請入山證,因此此時的南二段全線只有我們一個隊伍。這天我從大水窟山往秀姑坪前進,我的前面有4個隊友,後面還有幾個,我一個人邊走邊拍照。走到一段路上看到前面遠處一個隊友,我看不出他是誰,他的背包罩是橘色,我停下拍照,他繼續往前走。等我走到秀姑坪,前面4個隊友在休息等後面隊友,我發現沒有任何一人用橘色背包罩,而且他們早我15分鐘就在秀姑坪休息,根本不可能被我看到,而整個南二段只有我們一隊,沿途只有一條路,我到底看到誰呢?我沒說剛剛遇到的,免得嚇到其他隊友。登山時大家有個默契,如果你遇到不可解釋的事,不可以在山上說,必須下山才可以透漏。
這是我第二次在這段路遇到不可解釋的現象,上一次是30年前在八通關古道的白洋金礦,那天我們搭兩頂帳篷,睡前我走出帳篷上廁所,只是到遠一點的草叢。我看到穿藍色外套的學弟也站在一旁,整個山裡一片昏暗,我沒開頭燈,完事就趕緊回帳篷。我進帳篷才發現沒看到學弟回另一頂帳篷的聲音,我就隔著帳篷問他:「學弟,你怎麼還沒回來?」學弟回答:「我一直都在帳棚裡啊,我們這頂帳篷沒人在外面。」我沒繼續說什麼,趕緊睡覺,免得嚇到其他隊友。

我阿公從小住在台南縣安定鄉蘇厝村,他隨我父親到台南市之後還是很熱心蘇厝村宮廟的工作。有一回,他帶著蘇厝的神像回台南,找佛具店幫神像換新裝,用的是宮廟的捐款。佛具店老闆認識阿公,知道他不懂行情,就開天價換神像的衣服,我們告訴阿公這個價格是正常的10倍,阿公認為這個人是朋友一定不會騙他。
一天晚上,阿公做夢有個小孩來找他,跟他說,快死了、快死了,第一天阿公不以為意。第二天、第三天小孩都來講同樣的話,第四天阿公就開始跟爸媽交代後事。第六天小孩終於沒來了,阿公還活著,他鬆了一口氣,只是他委託的佛具店朋友突然暴斃。

簡單合理的假設

Netflix 的紀錄影片「死而未亡」中紀錄許多人的親身經驗,其中一集提到 John Huckert 從 1991年開始在他們洛杉磯東北山上的家中用寶麗來光譜相機的光譜底片(Spectra)拍到光暈。消息傳開之後,很多人一起參與體驗,大家拿各種相機到 Hucker 家裡胡亂拍照。但是只有光譜相機可以拍出一堆詭異光暈,甚至他們如果問光暈問題,光暈用光線寫字回答參與者提出的問題。

探索頻道(Discovery)的鬼影森森(A haunting)拍了55集,每一集探索一個多人親身經歷的靈異故事。每個故事都有人事時地物,親身經歷者說得活靈活現,很難想像55集影片之中出現的幾百個人物都在說謊或全部產生知覺偏誤。

面對這一切,親身經歷的、家人朋友經歷的、他人經歷的事件,哲學思考有兩種解題方式;其一是全部逐一否認,找到造假或知覺偏差的證據;其二是,相信鬼魂真實存在。
沒有人做得到前者,因為其中很多事件根本無法解釋、證據又無懈可擊,所以我只能選擇相信鬼魂確實存在。

困在演算隧道裡科學家會說,這世界根本沒有鬼魂,但是卻又無法反駁這些事件;他們不是科學家,只是研究某一些專業知識的人,欠缺科學研究者需要的邏輯推理能力。

把鬼魂和前文結合,我們會發現,關於鬼魂,有一個簡單合理的假設,那就是,鬼魂是沒有人類身體的意識體

真實世界

我們看到的世界,充滿顏色、光影、味道、風、溫度,是在大腦視丘中創建的虛擬世界,這個虛擬世界建立在真實世界之上。真實世界沒有色受想行識,只有物質微粒和力載子,以及兩者的組合。人類眼睛只能看到部分頻率的光線、耳朵只能聽到部分頻率的聲音,嗅覺受器只能聞到部分頻率與強度的味道;因此,大腦為我們創建的虛擬世界只有身體能感受到的部分,有更多真實世界的物理訊號,沒有進入虛擬世界中。狗、鯊魚、蝙蝠等動物,也各自能夠感受到不同頻率的真實世界,因此,我們的虛擬世界和動物的其實不一樣。

我們的虛擬世界和其他人的一樣嗎?因為虛擬世界是腦中的主觀世界,所以我們無法了解我們看到的世界是否和他人一樣。或許,純屬臆測,情人眼中出西施的原因是,在某人虛擬世界中的帥哥或美女,在另一個人的虛擬世界中長得不是完全一致。

許多物理實體存在真實世界中,但是因為人類身體受器偵測不到,所以不存在虛擬世界。例如微中子、輻射、電磁波等,因此我們可以簡單合理的假設,意識體也是其中一項。

沒有身體的意識體存在真實世界中,找尋機會和新生動物結合,如此一來就可以解釋被確認為真的轉世事件。

作夢是睡覺時,大腦運用白天殘存記憶持續在視丘的造影活動,因為睡眠中掌管理性思考的前額葉已經停止活動,因此夢境可以變得天馬行空。如果有另一個意識體進入你的大腦在你睡夢中的視丘造影,就稱為託夢;如此一來,阿公的託夢就可以被解釋了。

意識體存在真實世界中,人類只能看到虛擬世界的事物,所以看不到意識體(鬼魂),這是簡單合理的假設。

John Huckert 和他的友人們用寶麗來光譜底片拍攝有意識體存在的房子,這個底片的某些成分可以偵測意識體反射的光線頻率,所以就拍出意識體照片,俗稱鬼照片。

這樣的解釋也符合一些瀕臨死亡者的描述,某些瀕臨死亡的病患在昏迷的手術中意識體離開身體,看到手術過程,在醒來後可以清楚描述手術過程和每一個人的動作,這也是一些可被確認為真的事件。只要把鬼魂視之為離開身體的意識體,這類事件就都可以被合理解釋了。

如果有一個假設可以解釋和串聯所有事件,這個假設為真的機率就會大增。相反的,被演算隧道困住的學者,一口咬定鬼魂不存在,認為意識只是大腦的波動,假設如此,世界各地發生的轉世、託夢、瀕臨死亡經驗、鬼照片等,就必須被一一否認,可是有些事件已經被驗證為真,所以這樣的假設肯定是虛無假設(H0),只是卡在演算隧道中的人再也無法理解。

既然意識體存在於真實世界,為什麼有些人會看得到呢?這可能是因為某些人的身體受器可以偵測真實世界的事物,或是那個意識體故意散發人類可以偵測的訊號,讓人類可以看見。

因此,最有可能的推論是,鬼魂只是一堆有意識的物質微粒和力載子的組合,也可以稱為意識體,沒有比蟑螂高明多少。

宮廟

關羽在歷史上並非特殊人物,史上所載供奉他的第一座廟宇,也要到他死後近250年(南北朝南陳光大年間,即公元567-568年),才在湖南當陽的玉泉山出現。在隋朝,關羽甚至是以惡鬼形象流傳在民間,被稱為關妖。一直要到宋朝宋哲宗追封關羽由侯變公,才稱為關公,至此形象才轉為正(另一說為隋文帝封為忠惠公)。那麼現在到處的關公廟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們在前文提過,觀世音是個印度男子,那麼現在佛寺裡的那個不男不女的雕像是誰呢?其他還有三太子、八王爺、東獄帝等等,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台灣著名的前靈媒索菲亞(劉柏君)在「靈界的譯者」書中寫過一件事,一個人指著宮廟裡的神像說這件事要問三太子,索菲亞滴咕的說,明明是個醜老太婆的鬼魂,為什麼說是三太子呢?
索菲亞提供一個有趣的線索,他提到,他看過的所有神明都是鬼魂,他從來沒看過神,包含宮廟、佛教寺院和清真寺;宮廟只是鬼魂的群聚之地。

鬼魂假說

鬼魂是離開身體的意識體,一群有意識的物質微粒和力載子的組合。當一個人的意識體離開身體又回去,稱為瀕死經驗;當一個意識體離開損壞的身體,進入另一個胚胎,稱之為轉世;當一個意識體在外遊蕩,被稱之為孤魂野鬼;台灣的意識體在農曆七月被稱為好兄弟;意識體如果到天主教堂就被稱為瑪麗亞,到海邊的廟宇被稱為媽祖,到聲色場所被稱為關公。到 Netflix 演出紀錄片 「死而未亡」,到 Discovery 演出紀錄片「鬼影森森」,意識體的固定停駐地點稱為鬼屋,意識體的固定停駐地點如果有神佛雕像稱為寺廟。人類喜歡拜訪寺廟的意識體,不喜歡拜訪鬼屋的意識體。

如此一來,一切就說得通,而「死而未亡」和「鬼影森森」所敘述的事件就多數合情合理;沒有天堂、沒有地獄、沒有過去世界、沒有未來世界,只有真實世界和我們腦中建立的虛擬世界。

現在,我們可以回到本文,持續探討更驚人的事實,第三個我。

在〈補充:鬼魂〉中有 4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