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哲學的實踐與反動

如果有兩個朋友,一個是畫家,另一個對畫一竅不通,一起去美術館看印象派的畫展,誰看了畫會更感動呢?想知道答案就必須把兩個人都塞到 fMRI,讓他們躺在 fMRI 中欣賞印象派的畫,看看同樣的畫在誰的腦中能活化更多神經細胞,在腦內引發像鹽水蜂炮般的反應。

哲學的實踐

位於台中主要經營包裝工具的元貝實業每天下午都會提供飲料給在沒有空調空間從事勞動工作的貨櫃人員,讓他們可以在大汗淋漓之下補充水分,元貝的游副總在瞭解玉米糖漿可能的風險之後就把含高果糖漿的飲料從購買名單中剃除。

我還是小學生的1970年代,黑松汽水一瓶1元,可口可樂3元,在我們這些小學生心中,可口可樂是來自美國的高檔飲料,只有在考試100分的時候才會捨得買一瓶犒賞自己,喝可口可樂在腦中引發的報償除了刺激的玉米糖漿,還包含小學的記憶。從此之後,我幾乎每天不離可口可樂,尤其吃可樂配美食,真是絕佳搭配。一直到我瞭解玉米糖漿的風險之後,就把可口可樂戒除了。有一次,我和大兒子訂了外帶披薩,披薩公司送了一瓶1.25升的可樂,我們還是喝了幾口,之後兩個人都不想再喝,就把大約三分之二瓶可樂倒掉。這是因為大腦對玉米糖漿不信任產生的負面報償,已經可以抑制期望飲用可樂可能產生的正面報償。

哲學的實踐是,用哲學探索事物,用哲學思維引導生活。

台灣百姓對泛靈信仰的普化宗教有一個現實的觀點,有拜有保庇,因此逢廟必拜。走過廟宇時,常會看到路人從遠遠的門外馬路上雙手合十膜拜。多數永續會成員在透過哲學探索瞭解神鬼的本質之後,就敬鬼神而遠之,不再踏進廟宇,也不在家中膜拜鬼神。

某家企業的總經理長期有體重過重的困擾,在哲學課中瞭解現代人進食主要是為了大腦報償而非營養或熱量之後,就決心減少食物報償,體重便很快下降,這是許多永續會成員有的共同經驗,大家都比學習哲學之前吃得更少;顯然哲學思考還兼有減肥的作用。

哲學思考的目的之一是探索真相(或是至少最接近真相),並且在瞭解真相之後實踐所瞭解的事物;如果瞭解真相後,小孩考試還去拜文昌帝君,代表那樣的瞭解沒有改變大腦的思考迴路,不去拜拜還是會引發杏仁核的恐懼。因此,哲學思考必須改變大腦報償回饋迴路(Reward feedback loop),進而引發行為改變,才是真正的般若波羅密多,用知識提升自我。

哲學另一個目的比較現實,是用哲學方法解決問題。例如農夫可以用哲學方法耕種,取得更好的效益和永續耕作。就像艾倫∙薩佛瑞(Allan Savory)對辛巴威土地的研究,讓辛巴威可以用永續農牧業慢慢恢復土地健康。或是像永續會的作為,用哲學方法提升企業經營績效。

哲學不只是思考,而是從大腦的反應到行為表現的過程,大腦對哲學不產生作用或是無法從行為表現哲學結論,這樣的哲學就不完整。

哲學的反動

西元前212年布匿戰爭時期羅馬派馬克盧斯將軍領軍從海路和陸路同時進攻克里特島的敘拉古,傳聞,敘拉古城終於被羅馬軍隊攻陷時,阿基米德在自家前的地上畫圖研究幾何問題。羅馬士兵走近沉思中的阿基米德,要求他立刻前去面見馬克盧斯,並踩壞了畫在沙地上的圖形。阿基米德大罵:「別碰我的圓!」羅馬士兵一氣之下便殺了阿基米德。

蘇格拉底則是因為不相信神,最後被雅典法庭蘇格拉底以不虔誠和腐蝕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處死刑。

對擁有暴力和權力的人,可以恣意地說,什麼哲學家(阿基米德是數學家),我殺了你看你還說什麼哲學。這是陷入演算隧道裡的人對哲學的反動。

沒有暴力和權力的人對哲學的反動比較溫和;像是,我還是覺得拜一下媽祖比較安心;或是,我就覺得大家說的都有道理。

用哲學思考獲取的知識引導生活

什麼時候一個人真正看懂柏格曼的電影「芬妮與亞歷山大」,是當那個人懂得用更溫和的眼光去看待周遭家人、朋友的鳥事時。看懂塔科夫斯基的電影「犧牲」時,會願意為所相信的信念犧牲自己鍾愛的事物。看懂卡謬「局外人」時,就不會請五子哭墓來幫哭。如果知道也認同導演想要表達的事物,大腦迴路卻紋風不動,不會改變任何行為決策,那就不是思想或哲學的實踐,甚至,也不能說,我懂了。

哲學的實踐是用哲學獲取的知識引導生活,如此可以讓生活不完全被演算法引導,讓生活多一點理智和情感,少一點愚蠢與衝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