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知識與演算隧道

我對宗教的觀點是歷史而非神學的,對我而言,釋迦牟尼、耶穌、穆罕默德比較有可能的是真實存在於歷史中的人物,僅此而已。

知識與利他

觀世音是2500年前的一個印度男子,他不是佛教徒,因為佛教徒是指釋迦牟尼及其弟子,觀世音和釋迦牟尼是同時期的人,而且並非釋迦牟尼的弟子,因此並非佛教徒。
有一段時間,釋迦牟尼和眾弟子在靈鷲山,一天,觀世音到靈鷲山時釋迦牟尼正在打坐。釋迦牟尼的一個名叫舍利子的弟子,看到觀世音就問他,你是從智慧開悟的人,可以教我們如何透過正確的知識達到涅槃呢?觀世音就講了一段話,這段話的主要意思是要深入探索知識,才能真正的達到涅槃。簡單的說,觀世音認為,知識,是人類可以讓自己達到更高境界的方法。觀世音這一段話就是今日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觀世音認為,持續的探索知識是開悟的方法;般若波羅密多的翻譯是,「透過正確知識到達彼岸的方法」。這個定義和稍早希臘對哲學的定義幾乎一樣。漢傳佛教徒最耍白痴的行為就是天天念心經然後不讀書,也就是只會天天說:「我立定志願要深究知識」,然後一本書都不讀,或是只讀猴經。
觀世音傳世的還有一句話,唵嘛呢叭咪吽,這句話不是觀世音說的,是更早的梵教教義,但是由觀世音傳入佛教,因此稱為觀世音六字真言。14世達賴喇摩在2013年4月28日於北印度達蘭薩拉達爾豪西公立學校公開演講中,回答一名女學生的問題時說,唵嘛呢叭咪吽的意思是「整合知識和利他提升身語意」。前文提到要讓地球與地球生物可以永續發展,人類必須做到的兩件事情就是知識與利他,和唵嘛呢叭咪吽的原意一致。

三大宗教的戒律

從三大宗教的歷史很容易發現,三大宗教的主張有許多在解決大腦演算法帶來的災難。在十誡裡,包含了不可偷盜、不可貪戀他人(事物),這是抑制演算法中為生存對策而做出侵犯他人的行為;不可姦淫,是抑制演算法中的生理報償;不可殺人,抑制演算法中的自我概念。基督教苦修教士和佛教苦行僧都在抑制演算法中的生理與非生理報償,並且用宗教價值替代世俗的財富價值。伊斯蘭教五功包含天課,天課有是指財政上有能力的穆斯林把累積的財富撥出一部分捐獻給貧困及有需要的人士。《可蘭經》指明這些捐獻僅給予「貧窮者、赤貧者、管理賑款者、心被團結者、無力贖身者、不能還債者、為主道工作者、途中窮困者」,這是一種宗教義務。這是利他。齋戒月要求穆斯林在賴買丹月(伊斯蘭曆的第九個月)的黎明至黃昏期間不吃不喝及避免性交,這是抑制生理報償。
我們無法考證是巧合或是有意,三大宗教教義中都包含了抑制大腦演算法的戒律。

變質的宗教

中世紀晚期,當時的羅馬教廷為籌措資金,授權神職人員前往歐洲各地售賣大赦證明書(由羊皮紙製成的紀念證書),此即贖罪券。那時的天主教不只不透過宗教抑制演算法,還透過宗教發展生存對策與財富價值。
三大宗教的世俗化趨勢,都變成實現某些人類演算法的工具,而非抑制演算法。就像釋迦牟尼生前嚴格禁止的雕刻和膜拜佛像,後世的佛教僧侶為了讓更多人來膜拜,這樣才能有更好財務收入和提高自我概念,所以就摒棄教義,大肆建造釋迦牟尼反對的佛像,讓信徒膜拜偶像,以增加迷信,收取更多捐款,向自己的演算法中的生存對策靠攏。顯然,創教時提倡抑制演算法的宗教,在後世的今日卻變成不肖後輩實現演算法的工具,讓自身的演算法扭曲宗教。

反智

維也納醫師伊格納茲·菲利普·塞麥爾維斯(Ignatius Philipp Semmelweis)在1850年維也納醫生公會的演講會上報告產褥熱發生的原因和預防的方法後,宣布「是醫生們自己受污染的雙手和器械,把災難帶給了產婦」這一結論時,會場秩序大亂。在場醫生們紛紛指責塞麥爾維斯妖言惑眾,他們很難接受自己雙手,竟是導致產婦患上產褥熱的罪魁禍首,而且此論調亦大損醫生們的形象。因此醫學界仍是依然故我,不願接受塞麥爾維斯的推論,這種頑固態度結果卻為無數產婦帶來無盡痛苦,接生期間得到產褥熱導致死亡的陰影揮之不去。醫學界對塞麥爾維斯的蔑視和嘲笑,逼使他離開維也納,最後他在一間精神病院鬱郁而終。
塞麥爾維斯在公元1865年去世,當年,法國微生物學家路易·巴斯德發現了蠶病細菌,證實傳染病都是微生物在生物體內孳生引致,世人才理解到塞麥爾維斯的消毒措施在降低病人死亡率方面,具有重要的醫療價值,「消毒外科手術」才迅速普及。這是一個演算隧道,讓當年的維也納醫師們無法客觀思考塞麥爾維斯的研究,使得產婦的死亡率又持續許多年才開始下降。
有一部美國的紀錄電影 The Cancel World ,影片內容是探討癌症的成因和治療方法,其中有一句令我印象深刻的旁白,在美國,如果一項根據臨床研究已經證實對癌症有效治療方法無法為醫生帶來收入,例如運動或是正念減壓,多數醫生會宣稱這些方法是無效的。事實當然並非如此,例如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就發現利用冥想正念放鬆心情對癌症治療有顯著成效,這些研究也已經正式被發表。但是治療癌症的醫生就是看不到這些研究結果。
1875年,德國的科學家在人體的胃中發現一種螺旋細菌,但因無法在容器中培植,研究結果並沒有受到太大的重視。此後,全球各地的科學家和醫生們都曾發現過抗生素對胃炎的治療作用。1982年,兩名來自澳大利亞的科學家,魯賓·華倫和巴利·馬歇爾再次發現該種細菌,一種呈S形或弧形彎曲的革蘭陰性桿菌,他們以人體的胃黏液來培植,並得出結論,認為人體的胃潰瘍、胃炎等疾病是因為該種細菌在胃部繁殖,而非人們長久認為的吃辛辣食品、壓力等造成的。1984年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刊載這項報告,全世界掀起了一股研究幽門螺桿菌的熱潮,有關螺桿菌的研究論文不計其數。但仍然有許多醫生不相信這個發現,馬歇爾的導師告訴他:「你的觀點是錯的。」為了證明致病機理,馬歇爾還曾喝下含有病菌的溶液,結果造成嚴重的胃潰瘍。後來又迅速治療成功。2005年,華倫和馬歇爾因此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醫學界對該菌與胃部疾病關係的認知較為緩慢,他們一直認為沒有任何細菌能夠長時間在胃部強酸的環境下生存。直到經過更詳細的研究,包括馬歇爾曾喝下試管內的桿菌得到胃炎,並以抗生素治療,醫學界才開始改變對胃病的看法。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提出大多數常見的胃炎疾病均由幽門螺桿菌所造成,在治療過程應加入抗生素。從1984年到2005年,醫學界慢慢才接納這個已經在實驗上充分驗證的結果。
關於嗅覺,人類有超過350種嗅覺受器,DNA 有3%處理嗅覺受器,僅次於免疫功能。21世紀之前生物學家一直認為嗅覺是味道分子形狀和嗅覺受器的結合。直到 1996年Luca Turin 提出不同味道是因為分子振動頻率不同所致。一開始,所有的生物學家都無法接受,迫使Luca Turin 不得不離開學術界。生物學界甚至乾脆全面封殺關於嗅覺是振動頻率引起的論文,因為生物學家看不懂這些物理公式。直至15年後的2011年學界才終於接受這個理論。
2010年奧地利導演史特勞賓格(P. A. Straubinger) 拍了一部充滿爭議的紀錄電影 In the Beginning There Was Light,這部電影在歐洲票房亮眼,還得到當年奧地利電影節的年度最成功奧地利電影獎,影片中提到人類中少數食光者(或稱食氣者)可以多年不進食(只喝水)仍然維持存活與健康。影片中提到多個案例,其中一個是化學博士沃納 (Michael Werner),他是瑞士一間製藥研究機構的業務主管。沃納宣稱自從2001年起,他就沒再進食過。他在2004年10月曾接受一次為期十天的觀察,觀察者是瑞士一家醫院的加護病房小組;實驗期間沃納被關在觀察室中,無法接觸任何食物;10天後沃納被檢驗健康狀況不變而且體重也沒有改變的狀況下步出觀察室。即使這些案例中許多無法反駁的事件,學界學者的大腦還是會自動排除影片中的有用訊息,因為這些訊息會影響正統醫師教育,讓他們的自我概念受挫。
上述都是研究知識的學界的案例,學術界都如此反智,何況一般人。基本上,本文第一章的哲學方法論看似簡單,卻絕少人可以做到,這是因為絕大多數人身陷在演算隧道中,無法成為哲學思考者。

透明的演算隧道

對1850年維也納醫生而言,塞麥爾維斯的研究會傷害他們的自我概念,讓他們必須承認自己是導致許多產婦死亡的兇手,這就會啟動透明演算隧道,隔絕維也納醫生與塞麥爾維斯的研究報告,讓他們可以不接觸塞麥爾維斯發現的真相。
對醫學研究者、醫生、生物學者和營養學者,奧地利導演史特勞賓格會破壞他們過往的知識系統,導致他們的專家地位降低,並且讓他們在禁食研究領域變成落後者。所以最好的方法是啟動演算隧道,沒看到這部影片,或是直接否定這部影片,這樣可以確保自己在錯誤資訊下維持自身演算法的快樂運作。
摒棄哲學思考,用愚蠢與無知的態度過活,是透明演算隧道的作用;這樣的做法,可以確保自己繼續用既有的演算模式快樂生活。
當知識影響到一個人的生存對策、價值、自我概念、報償,以及未來虛擬自我,透明演算隧道就會啟動,隔絕重要資訊、拒絕思考、停止邏輯推論,讓人反智,第一章的哲學方法論就會全面失效。哲學思考之所以這麼困難,並非本質上的困難,而是演算隧道造成的知識隔離效果。
釋迦牟尼有悟道嗎?從歷史資料推論,釋迦牟尼被提到許多次,因此釋迦牟尼應該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但是釋迦牟尼有悟道嗎?歷史資料在哪裡?可被證實的事件是什麼?如何推論?就全部付之闕如了。所以只要用一點哲學思考,就可以知道釋迦牟尼是否有悟道是無法驗證的事。佛教徒一邊唸誦般若波羅密心經,說要探索知識,但是如果聽到你說從哲學推論無法確認釋迦牟尼是否證道,所以我們不該相信,佛教徒就會反智的說你沒信仰、沒智慧。佛教徒的演算隧道非常堅固,讓多數佛教徒的思考能力都是低能等級。
禪宗從何而來?禪宗的宗師是菩提達摩,傳聞菩提達摩出生於公元382年,和釋迦牟尼在世時間相差800年。因此,菩提達摩到中國開創了禪宗,顯然是他個人行為,與釋迦牟尼無關。日本人篤信禪宗,如果禪宗是一個印度和尚自創的,和釋迦牟尼無關,那麼禪宗就會失去在佛教中的正統性。因此日本人創造一部經典《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中國在唐代之前的歷代經錄與大藏經並未收錄此書,其譯者與譯出年代也不詳,傳入日本的時間、由誰傳入也不詳,日本佛教學者忽滑谷快天認為此經為可能是禪宗信徒在中國或日本所偽作,寫作時間可能在《景德傳燈錄》之後,所以《景德傳燈錄》才會沒有記載。《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裡第記載到「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永這段為造的文字就證明禪宗是釋迦牟尼的較外別傳,真是頭腦有毛病。而演算隧道讓之後的禪宗信徒不會思考到禪宗其實和釋迦牟尼沒什麼關係,禪宗其實應該是達摩教。
轉世事件、神鬼、靈魂存在嗎?從無數被確認為真的事件中,我們可以說,有許多現象是真實的。我們可以用哲學推論轉世、神鬼、靈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有機會找到最接近真實的答案。但是多數困在演算隧道裡導致失智的學院派學者,相信這些會讓他們遇到麻煩,可能無法升等終身教授(生存對策與自我概念)、可能必須重新建構所有的知識系統、可能必須推翻相信多年的價值觀,因此,透明演算隧道讓他們對這些事件資訊視而不見,當作沒這回事。
玉米糖漿(高果糖漿)的故事是演算隧道中最精彩的故事之一。1980年代使用玉米為主要材料的玉米糖漿開始大量進入美國食品中。玉米糖漿對許多人有益;基因改造的種子公司,他們供應基改玉米種子;農夫,他們種植基因改造玉米容易獲利,而且省時省事;糖商,他們可以用低價的玉米糖漿取代高價的進口蔗糖;飲料公司,玉米糖漿甜度較高,用少量就能達到一樣的甜度,降低成本;醫生,增加許多糖尿病患;學者,只要他們幫玉米糖漿掛保證,或是至少不要批評,就會獲得較多的研究經費捐贈;CIA,美國減少對中南美洲國家的貿易依賴;COVID-19,它們喜歡糖尿病患者,因為重症率超高,而長期食用高果糖漿容易引發血糖過高或糖尿病。因為對這麼多人的生存對策有影響,以上關係人的演算隧道就讓高果糖漿的危險訊息銷聲匿跡,或是只要有負面訊息就發布御用學者的正面訊息來混淆視聽。因此,當 COVID-19 和玉米糖漿聯手攻擊美國時,因為血糖高者重症率高(美國有大約三分之一人口血糖高於正常值),使美國最終以超過59萬人的死亡收場。玉米糖漿對人體可能造成的危害汗牛充棟,我在不再此贅述,請讀者自行查閱相關資料。

視而不見、失去理性思考的世界

整個學界、政界、商界、宗教界、市井小民、甚至哲學界,絕大多數人都陷在演算隧道之中;事件與資訊只要和演算法牴觸,理性思考就會失靈。
演算隧道不只讓我們看不見周遭的資訊與事件,也讓許多人只聚焦在演算隧道的前方,直接忽略兩旁所有資訊。例如對許多商人而言,他們的視界只有追求現在和未來的商業機會,就是生存對策、金錢價值和財富累積(累積生存資源,也屬於生存對策),有些再加上他們所在社群中流行價值,像是美食、名車、美酒、遊艇,或是用金錢獲得的性報償,就這樣,他們只看得到演算隧道前往的事物;知識在他們世界裡是被演算隧道徹底隔離的,在演算隧道以外的事物就是事不關己。

不可得的救贖

哲學讓人類懂得如何思考,思考讓我們知道人類演算法如何造成生滅絕和地球環境的破壞,思考也會讓人類有機會找到解決方案,可是演算隧道卻隔絕我們的哲學思考能力,讓我們持續往懸崖行進。哲學是人類的救贖,演算隧道讓這個救贖成為不可得。

在〈3. 知識與演算隧道〉中有 2 則留言

  1. 老師,透過正念正解的確可以初步選擇自己能溝通的對象,別人如何藍綠思考可以一笑置之,但家人如果藍綠思考造成反智嚴重,實際應用上自己該如何面對家人這樣的溝通演算隧道呢?

    老實講,我是說自己家母,她是深綠的腦粉,她堅持等沒有確切日期的國產疫苗,年邁身軀是最容易病毒入侵,應該是有疫苗進口就得去排隊來打,疫苗非終生,效力快減弱再打國產不遲,不懂這樣反智的想法該如何扭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