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回顧與展望

有一次在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區健行,路過一個寬河谷,看到一戶雪巴人家在河對岸,門前有一片草地,看起來像是馬鈴薯田,沒有大路經過這戶人家,只有一條越過河谷的山徑。這裡冬天會被大雪覆蓋,所以應該是這戶人家的夏屋。這麼多年我常想,這戶人家的日常生活型態是怎樣呢?他們怎樣度過漫長的一生?

小房子為什麼在那裏?
為什麼雪巴人會選擇住在這個寒冷的山區?他們的傳說是因為逃避戰禍,才讓他們從喜馬拉雅山北側逃到南側。在古老的人類社會,增加收入的重要方法之一的確是掠奪,為了活命和不要淪為奴隸,弱小民族必須躲進不適合人居的山林之中。就像台灣原住民,為了逃離漢人的捕獵進入山區,結果一度被漢人稱為高山族,殊不知無奈進入貧脊山區是漢人造成的。在聯合國成立後的現代,這樣的掠奪已經幾乎不存在了。
雪巴人所在的喜馬拉雅山南側,和阿爾卑斯山一樣有壯麗的山光水色,為什麼不像瑞士一樣發展成高級的觀光健行區呢?這是因為尼泊爾政府經營社會的能力不佳所致,社會經營需要無私利他的精神以及知識,這兩者都是尼泊爾政府欠缺的。

山區居民怎麼生活?
雖然有越來越多的登山客食衣住行收入和擔任響導的收入,喜馬拉雅山區的生活還是很辛苦。居民以曬乾的犛牛糞便當作主要燃料,種耐寒農作物,養殖犛牛。我想,生活的首要工作還是演算法中的生存對策。
演算法之外,雪巴區主要信奉藏傳佛教,在家中許多人也會誦經拜佛;只是,如果這些無盡的誦經是有效果的,人類社會應該就不會走到這樣的地步,藏區的藏傳佛教也不會變得無以為繼。
顯然,雪巴居民的主要活動是生存對策活動和信仰活動,我猜其他應該還有大家都有的社群活動、家庭活動或是娛樂活動。

回歸社會哲學家
2020年最重要的事情是我終於可以放下顧問身份,回歸社會哲學家。我一直是社會哲學家,顧問是我的生存對策,但是我一直無法整合這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角色,只好宣稱自己是大家比較能接受的企業顧問。2020年在一個哲學家朋友的協助,才能找到這兩個身份之間的關聯性。
社會學家關心的是理解社會的樣貌與找尋理想社會型態。一個沒有動亂、沒有暴力掠奪,並且經濟利益平等的社會中,或許雪巴人就不會到貧脊困頓但是安全的山區生活。而如果尼泊爾政府具有良好的經營能力,雪巴區就有機會像瑞士一樣富足。
社會學家關心過去的歷史因素如何形成今日社會,以及未來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讓社會有更好的發展。像今日台灣社會,即使經濟能力持續增強,國際貨幣存量持續增加,人民可以購買來自世界各地的物質。但是台灣本身的環境破壞、貧富差距、社會價值等,都讓台灣社會與環境往破敗、不幸福、動盪的方向前行。台灣有機會但是卻沒有創造一個擁有更好生存環境的社會。

哲學家關注的重要議題之一是人,人如何以更有理想和更有智慧的方式過一生。
西藏或是尼泊爾的藏傳佛教僧侶,他們懂得冥想、正念、覺察(Meditation, Mindfulness, Awareness)的技巧,理論上他們應該有機會擁有更快樂的人生。我在想,那是因為他們有信徒供養不用為五斗米折腰。而造成一般人困擾的重要因素之一卻是藏傳僧侶不必應付的生存對策。
雪巴人該如何過他們的人生呢?他們可以不用思考,因為人類的預設(或稱默認 default)狀態是生存,只要不思考人生,就會努力追求活著。雪巴人可以認為只要這一生虔誠拜佛,來生就有機會出生在更好的地方和更好的家庭,這只是迷信。但是這樣的迷信讓他們設定人生的方向,活著和信仰。這就形成他們今日的生活樣貌。

20202021
2020年我計畫展開3項任務,第2項是用哲學方法論發展企業經營工具,這延續之前的工作,用哲學方法論完善之前的企業經營方法,所以策略管理會變成,用哲學方法論發展的企業策略管理方法,名稱有點拗口。這個發展讓這些方法有了自己的生命,可以被不同的人解釋和應用;邏輯完整健全,幾乎找不到漏洞;只要掌握住正確的思維和執行路徑,就能提升企業經營績效。
企業經營工具也解決一般人的生存對策問題,掌握這些方法幾乎就可以在今日社會擁有高強的生存能力,這是冥想、正念、覺察沒有教導的,冥想可以讓我們與生存對策的壓力共處,企業經營系統工具可以讓我們解除生存對策的壓力。
第3項任務是針對個人修煉,在2020年已經啟動。社會哲學家探索一個人應該選擇甚麼生存方法才是最理性,以及最有利於社會和個人的永續發展。2020年我發表個人永續發展的9項修煉,透過這9項修煉,即使我們身處喜馬拉雅遺世獨立的偏遠山區,一樣可以有理性永續的生活。2020年只是列出9項修煉,2021年將會用哲學方法發展每一項修煉的方法論。
第1項任務才開始萌芽,將會在2021年持續探索完整方法論,那就是探索永續社會的可能性。
幾千年來人類社會多數處於動盪不安或是向下沉淪的局勢,即使今日美國,因為利益團體不斷擴大自己的利益分配,導致一般人生活持續惡化。例如不適當的醫療、不適當的飲食、不適當的稅法、不適當的教育,都讓中下階層百姓的生活每況愈下。更甭說中東、非洲、東南亞、印度這些地區,多數百姓依然生活在不穩定的狀態。在人類科技已經發展到可以改善多數人生活的今日,這些人卻依然遠遠在可以有的生活水平之下。
這是因為人類演算法幾乎注定讓社會往壞的方向發展。一方面人類的理性和科技持續提升人類社會的穩定性,以及提升人類生活水準;另一方面演算法讓少數人持續想方設法掠奪他人應該擁有的福利和機會,使社會造成不幸和分裂。
例如,印度需要更多的製造業以提升社會生產力,讓國民收入提高;但是地方派閥卻掌握土地資源,要從土地大撈一筆。這樣的做法讓想投資的製造企業裹足不前,最終受害的是地方百姓喪失提高收入的機會。或是美國企業的遊說,讓美國通過許多不利於百姓的法案。
就像卡謬說的:「Every one inside it himself this plague, because no one in the world, no one, can ever be immune.」因此,人類需要用哲學方法論發展更好的社會經營方法,去預防人類演算法讓社會向下沉淪的干預,包含經濟、教育、醫療、交通、政治、環境等。這是2021年要開始研究的主題。

社會哲學家的任務
如果,社會哲學家有方法可以讓喜馬拉雅山的小房子的人家有幸福圓滿永續的一生,那就算成功了。這個小小任務,需要用哲學方法論發展個人永續修練方法、企業經營系統和社會經營系統,這就是2021年之後持續要完成的任務。
2020年讓我有充足的時間思考這些哲學議題,2021年的開始,心情就變得非常平靜。雖然現在看來2021年的工作滿檔,但是並沒有困擾我,每一項工作只是在實踐這個藍圖的一小步,就保持穩定的步伐持續往前行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