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

昨晚夢見地獄。
我一直認為地獄不存在,因為從物理學觀點,無法在任何物理空間發現地獄,不管地底或宇宙。但是夢境中的地獄,卻如此真實的存在。

病毒地獄
病毒是種奇異的東西,一種介於生物與非生物之間的類生物體。病毒的繁衍行為,會造成宿主細胞功能損壞,導致衰弱或死亡;除了像蝙蝠這種特殊哺乳類,即使被病毒侵入,也可以安然無恙的長壽存活。
對抗病毒必須有特殊藥品(例如克流感)或疫苗,有些病毒無藥可治,便只能依賴疫苗。而在疫苗開發出來之前,生物唯一對抗病毒的方法就是自身免疫系統。
抵抗病毒傳播可以透過隔離和衛生習慣,但是染上病毒時,人類需要好的免疫系統。明末大旱造成糧食歉收,百姓飢餓體弱,當瘟疫來襲又沒有隔離知識和衛生習慣,造成許多人無法抵抗而死亡。
理論上食物充足、醫療資源豐富、防疫知識足夠的21世紀,應該有能力很快抑制病毒的發展和傳播,但是事實並非完全如此。
人類在許多不健康的食品添加劑、環境汙染和生活習慣不佳的危害之下,糖尿病、高血壓、癌症成為許多人的潛伏慢性病,有慢性病者抵抗力欠佳,在感染病毒之後免疫系統無法抑制病毒,導致受感染者死亡或長期受害。
這導致人類社會成為病毒肆虐的地獄。

慢性病地獄
人類壽命愈來越長,從20世紀初的平均壽命不超過40歲(採平均值而非中位數計算)到21世紀各國平均壽命已經達到75~80歲之間。雖然從細胞壽命來看人類有更長壽的機會,但即使是75~80歲仍然有許多老人在人生最後階段疾病纏身。
三大慢性病是造成老人疾病纏身的主因,包含癌症、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這些疾病的成因包含壓力、飲食、生活習慣等,其中像泡麵中精緻加工的麵體,因為不容易被胃腸消化,調味包中的高鹽高納存在其中被人體充分吸收,可能導致心血管疾病。還有用基因改造玉米精緻加工的高果糖漿,可能導致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
因為種種因素,這些避免和治療慢性病的知識沒有被充分宣傳,讓人類到老年階段經常是臥病在床或生活無法自理。使得對許多人而言,年老等於進入慢性病地獄。

貧窮地獄
世界銀行2015年統計生活在貧窮線(每天2美元)以下的人,約為7.02億,佔世界總人口的9.6%。雖然這個數字持續下降中,但是根本不應該有這麼多貧窮人口。2018年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公布的報告顯示,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美國,貧富不均卻極度嚴重,美國有4000萬的貧窮人口,其中1800萬人過著極度貧窮的生活,兒童貧窮率達到21%(不過,美國駐聯合國的大使海莉於批評這份報告的內容誤導外界)。
貧窮只有兩個因素,生產力不佳與分配不均。
人類科技發展到21世紀,基本上已經沒有生產力不佳的問題了,一個國家如果生產力不佳,可以從其他地區引入生產技術,或是推動服務業。從水利、農業、礦業、旅遊業、製造業、科技業,每一個國家總有可以發揮之處。但是許多國家依然貧窮,這是因為政治介入。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或是像印度、柬埔寨、巴西、委內瑞拉等,阻礙這些國家生產力提升的是政治因素。政客把國家收入巧取豪奪地放入私人口袋,或是透過福利政策買票,最終沒有資源提升該國的各類生產力。即使國外援助也多數中飽私囊,而非用來促進國家發展。政客的私心,讓國家沒有資源提升生產力,導致第一類貧窮。
美國和英國生產力很高,依然有許多貧窮人口(美國的貧窮定義和第三世界國家不同)。美國?真的嗎?2016年「今日美國」的報導:2015年 Go Banking Rates對5000多名美國人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有62%的人儲蓄少於1,000美元。2016年Go Banking Rates再次向美國人提出問題:帳戶裡有多少存款?這次調查了7,052名美國人。結果呢?69% 受訪者表示儲蓄少於1,000美元。
進一步研究調查數據顯示:34%的美國人帳戶上一毛錢儲蓄都沒有,35%的人儲蓄不足1,000美元。其餘的被調查者中,11%的人儲蓄介於1,000美元至4,999美元,4%的人介於5,000美元至9,999美元,15%的人儲蓄高於10,000美元。也就是說,有超過1.08億美國人帳戶上沒有存款。而美國人口普查局一年前公布的數據顯示:4,700萬美國人生活水準在貧窮線以下,貧窮線標準為四口之家年收入低於24,250美元(這是因為美國人生活費用高)。
再看這些美國資訊(2016年);4,600萬名美國人每年都在使用食物銀行;過去的6年裡,美國無家可歸的兒童數量增加了60%;根據Poverty USA,去年,有160萬個美國孩子睡在收容所或其它形式的緊急住房裡;紐約警方已經確定了城市中80個無家可歸者的營地;公立學校中超過一半的學生窮到需要領取學校的午餐補貼;美國65%的兒童生活在需要領取某種形式的政府補貼的家庭中;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公布的一份報告,美國幾乎有1/3的兒童「生活在收入低於全國平均收入60%的家庭中」;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41個「富裕國家」中,美國排名36;2000年以來,生活在極度貧困集中區的美國人的數量翻了一倍;在美國所有的非洲裔兒童中,有45%生活在「貧困集中區」;在美國,單親家庭撫養的孩子有40.9%生活在貧困中;25歲的美國人有48.8%還跟父母生活在一起;51%的美國工人每年賺的錢不到3萬美元;有790萬名處於工作年齡的美國人現在屬於「正式失業」,其他9,470萬名屬於「不在就業崗位上。」把這兩個數字加起來,會得到總計1.026億名處於工作年齡的美國人現在沒有工作;美國的住房擁有率連續八年下降這一現象如此驚人的原因;有70%的美國人認為「債務是他們生活的必需品」;25%的美國人的淨資產都為負值,這意味著他們所欠的債大於他們所擁有的資產;美國所有家庭中的前0.1%的財富差不多是美國後90%家庭的財富總和。
從最後一點可以知道,美國和英國這類國家貧窮因素是分配不均。為什麼會貧富不均,政客和富人聯合去改變稅賦法令,讓富人繳稅更少,以及資產可以透過低廉遺產稅轉給下一代,或是乾脆到海外避稅。更有甚者,透過法規保護讓企業或教育機構可以剝削窮人,例如昂貴的教育費用、昂貴的醫療費用、企業的用人法規等。最著名的案例是亞馬遜的貝佐斯身價超過607億美元,亞馬遜英國撿貨員屬於沒有保險、交通自理、可能被欠薪、扣薪的零工時保障短期契約工,每小時工資是英國基本工資的7英鎊(約260台幣,2019年英國基本薪資已經調整為8.21英鎊),根本很難在英國生活;貝佐斯在富人天堂,撿貨員在窮人地獄。
就這樣,全球超過9%人口(不包含看似有錢卻貧窮的美國人)陷入貧窮地獄。

暴力地獄
暴力地獄有三種,族群暴力、政府暴力和幫派暴力。

族群暴力地獄
1853年太平天國攻陷南京,紀錄上被屠殺人數 50 萬,因為南京是清朝的,百姓是清朝百姓,和太平天國不同族群。1864年湘軍攻佔太平天國的南京,曾國藩的幕僚趙烈文在《能靜居日記》記載破城7天後看到的景象:「沿街死屍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滿二三歲者亦斫戮以為戲,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老者無不負傷,或十餘刀,數十刀」。清人記載:「金陵之役,伏屍百萬,秦淮盡赤;號哭之聲,震動四野。」,因為這些11年前清朝百姓,現在是太平天國百姓,和大清帝國不同族群(但都是漢人)。
族群暴力一直是大屠殺的因素,雖然不常發生,但是一發生就非常殘忍。希特勒屠殺猶太人、盧安達、南斯拉夫、印尼屠華、敘利亞、伊斯蘭國、蘇丹、亞美尼亞、波蘭、日本侵華等歷史上著名的大屠殺都是族群暴力。所謂族群可能是兩個種族,也可能只是兩個政治派系,或是兩群地位/立場不同者。
今天的台灣,充斥的假新聞帶風向引發藍綠對立、台灣大陸對立,是標準的族群操作手段,也是動亂與屠殺的思想種子。引發對立的人從中得利,可能是政治人物得到政治權力、網軍得到金錢報償,但是他們不知道這在將來可能會引發災難。
只要有人藉著引發族群對立牟利,族群暴力地獄就不會終止,隨時可能發生在我們周遭。

政府暴力地獄
20世紀以來全球有許多警察國家(Police state)出現,所謂警察國家是指警察權力(包含特警、祕密警察、檢調單位)超越人權、法律,可以隨時傷害、監禁甚至處死百姓。台灣在蔣介石統治的白色恐怖時代就是標準的警察國家,同時期還有西班牙的佛朗哥政權、巴勒維時代的伊朗、柯梅尼時代的伊朗、海珊時代的伊拉克、一直以來的埃及、敘利亞、朝鮮…族繁不及備載,而警察國家是政府暴力最明顯的象徵。政治暴力的可怕在於,政府人員可以用各種理由對付百姓,因為百姓無法用法律管道自救(因為警察權超越法律),所以很容易造成警察濫權,甚至假借政府暴力達成個人目的。在政府暴力的國家只能噤聲,隨時活在小心和恐懼之中,和政府人員利益衝突時也只能逃避,以免屍骨無存。
到21世紀全球警察國家已經較20世紀少很多,但是影響人數依然龐大,有些已經脫離政府暴力的國家,藉著操作族群對立,讓政府暴力有死灰復燃之勢,政府暴力地獄的幽靈依然潛伏在我們周遭。

幫派暴力地獄
2014年9月26日,43位來自墨西哥格雷羅州伊瓜拉自治市的勞爾·伊西德羅·布爾戈斯·地方師範學校(Raúl Isidro Burgos Rural Teachers’ College)的學生被毒販殺害,這是典型的幫派暴力。當一個國家的幫派有足夠的經濟來源,就會用錢買更多槍械,使用暴力保障這些經濟來源。即使像台灣治安這麼好,但在砂石、混泥土、特種場所、宮廟等產業,仍有許多為幫派把持,任何人妨礙幫派利益,便會引來幫派暴力。但是別忘了,當你買一棟新房屋,其中還是有一些錢透過昂貴的砂石、混泥土資助幫派,讓他們有資金吸收新成員和購買武器來危害他人。
台灣的幫派還算克制,因為許多幫派人物進入政壇,光明正大貪汙,或是在特定產業有穩定收入,不用再對一般百姓暴力相向,除非百姓要制止幫派的不當獲利。
但是全球,尤其中南美,毒販、走私販或其他黑幫藉由龐大的獲利取得武裝,創造可怕的幫派暴力地獄,讓與其接觸的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至今中南美國家政府依然沒有任何解決之道(其實是因為許多政客和幫派共生)。

災難地獄
人類不斷破壞環境,包含暖化、砍伐森林、汙染等等破壞環境行為,這些行為帶來環境的反撲,導致地球災難不斷。而日本311地震,更是天災加上人造核電廠,使災難加劇。這幾年災難已經是地球常態,地震、水災、火山、颶風、颱風、乾旱、蝗災等,如果人類無法合作聯合防災抗災,在災難肆虐地區的百姓將無可避免地陷入災難地獄。

教育地獄
當我們還是孩子的時候,生活應該是快樂、無憂無慮、為未來而學習,然而因為教育系統的怠惰、自私、無知,以及企業招募系統的偏見,使教育在許多國家已經變成可悲的災難。大腦還在成長需要足夠睡眠的孩子(大腦成長至22歲),卻因為教育體系的逼迫,必須早出晚歸,壓縮睡眠時間,使大腦無法健全發展;應該快樂玩樂的童年,被功課壓得喘不過氣,造成情緒偏差;每天花時間學習的卻多數是無用之物,除了考試,終其一生都不會用到。我們逼迫孩子在教育地獄中成長,創造人格不健全、觀念不健康的人。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繼續創造更恐怖的各種地獄。

地獄
人死後不會進地獄,而是活著時進入地獄;創造地獄的不是撒旦或閻羅王,在地獄中折磨人的也不是牛頭馬面或小惡魔,創造地獄和在地獄中折磨人的都是人。
如果,我們不起身對抗地獄,那麼,最終我們將會成為被地獄折磨的人,或是在地獄中折磨他人的惡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