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永續企業之道,之五又二分之一,整理思緒的暫歇

一個年輕的產品企劃人員,往往有許多創新想法,等到他用這些新創意開發新產品之後才發現不會成功,經過幾次失敗之後,他就會轉為保守,轉為抄襲國外產品或是競爭對手產品,不敢再度冒險開發創新產品。運氣好的年輕工程師可能會有一個成功的新產品,競爭對手會趕緊抄襲跟進,但是之後他也很難再做出成功的創新商品。如果你覺得這樣的陳述不正確,你可以到台灣的 7-11 看看,你會發現,多數商品是20年前就上架了,也就是說,20年來其實沒有太多新商品成功停留在架上。再去燦坤看看微波爐,你會發現每一個微波爐都長得一樣,功能也類似。你在網路上瀏覽商品,會發現大家比拚文案創意,產品則是非常同質化。這才是真正的市場狀況,偶爾的成功創意加上無數的抄襲,放任產品企劃和產品研發就會變成這樣的狀況。

閱讀全文

尋找永續企業之道,之五,設計六標準差

1995年,六標準差已經在美國企業如火如荼的展開,但是也暴露了六標準差的侷限性,只能用在製造工程中。各個推動六標準差的單位都想開發一套新的六標準差用在開發新產品上,因此,各個單位競相開發一種新方法,設計六標準差(Design for Six Sigma, DFSS)。GE 開發的 DFSS 用的路徑是 DMADV,分別是 Define, Measure, Analyze, Design, Verify。麥可∙哈利主持的六標準差學院的 DFSS 路徑是 IDOV, 分別是 Identify, Design, Optimize, Verify,後來被山寨成 IIDOV。SBTI 的路徑是 CDOC, 分別是 Concept, Design, Optimize, Capability,後來有山寨是 CDOV。SBTI 當年 DFSS 開發團隊領導人是 由 Joseph P. Ficalora ,有一臉大鬍子,我們稱他為 大鬍子 Joe。

閱讀全文

尋找永續企業之道,之四, 六標準差、技術六標準差與品質管理系統

2002年2月4~5日,我去中衛發展中心學習一個陌生的課程,六標準差。主講人是中華六標準差應用協會理事長,聽了兩天,完全聽不懂。我想,可能是我笨,或是老師亂講一通。之後兩三年,我不斷找老師學習六標準差,但是一直聽不懂,更糟的是,五個老師有五種說法;還有許多老師,尤其是學校教授,從來沒學習過六標準差,一覺醒來就自然會了,可能是某人托夢教他的。

閱讀全文

2020年回顧與展望

有一次在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區健行,路過一個寬河谷,看到一戶雪巴人家在河對岸,門前有一片草地,看起來像是馬鈴薯田,沒有大路經過這戶人家,只有一條越過河谷的山徑。這裡冬天會被大雪覆蓋,所以應該是這戶人家的夏屋。這麼多年我常想,這戶人家的日常生活型態是怎樣呢?他們怎樣度過漫長的一生?

閱讀全文

如何建立與管理企業的核心價值

向來,我都不談企業的核心價值,因為多數企業都沒有核心價值卻存活得很好,似乎核心價值並非重要的企業經營要素。在經過30年,我已經可以很容易協助企業提升獲利之後,才認知到企業核心價值不是為了短期獲利,而是為了企業可以永續經營,並且創造社會、企業、顧客三贏。因此,建立企業核心價值,是永續會所有成員都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

閱讀全文